越氏

分布地区

晉陽郡:春秋戰國時爲晉陽邑,秦漢時爲晉陽縣,是太原郡的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晉源鎮。

历史来源

「越」源出

越(Yuè)姓源出有三:1、出自姒姓,是大禹的後代,以國名爲氏。遠古時大禹治水有功,成爲禹王。禹王死後,他的兒子啓不經“四嶽”選舉,就繼承了父親的職位,開始以“家天下”的王位世襲制代替了“四嶽”選舉的禪讓制,建立了我國歷史上最早的奴隸制國家夏朝。夏朝傳了五代到少康時,少康將庶子無餘封在會稽主持禹的祭祀,無餘的後人建立了越國。春秋時,越國被楚國所滅,越國的公族子孫有的便以原國名命姓,稱越氏。2、出自越王勾踐之後,以國名爲姓,稱越氏。3、出自北方鮮卑族越勒氏、越質詰氏所改。北魏孝文帝時,鮮卑族有越勒氏、越質詰氏,入中原後有的改爲越氏。

得姓始祖

夏禹。根據《國語·賈逵注》上的記載,越氏出自夔姓和華姓,實際上是夏朝後的苗裔,夏帝少康的庶子被封於會稽,自號爲越國,他的後代以國爲姓,望族出於晉陽。因此,現代的越姓中國人是春秋時代越國公族的後裔,始祖是距今大約4200年前的聖君夏禹。越國歷史極爲悠久,古代的越國的所在地,就在現在的浙江省杭縣以東海濱之地,當時國都設在會稽,就是現在的浙江紹興。少康的這一支子孫,就這樣在浙江繁衍了一二千年,歷經商、周兩代,到了2000多年前的春秋末期,被吳王夫差所滅,越王勾踐臥薪嚐膽雪恥復國。勾踐滅吳國之後,又稱霸諸侯,把越國的領地擴展到江、浙兩省,以及山東省的南部。望族居於晉陽郡,就是現在的山西太原附近。越氏後人奉夏禹爲越姓的始祖。

遷徙分佈

越姓在大陸和臺灣都沒有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根據《萬姓統譜》的記載,越氏有三支,第一支是越王勾踐的後代,是一個以國爲氏的姓氏;第二支越氏是由越強氏改爲單姓越氏;第三支越氏是由越質氏改爲越氏。越姓出自姒姓。夏朝時,帝少康封他的庶子無餘在會稽(今浙江省紹興市),讓他負責祭祀祖先的各項事宜。後來,無餘便在會稽山一帶建立起小國,自號爲越,國民就以越爲姓氏越國發展非常迅速,也出現過如越王勾踐的偉人,因此越姓得到了很快的發展。北魏孝文帝時,鮮卑族越勒氏、越質詰氏進入中原時,爲適應漢族文化,也改爲越氏。

堂號

伸知堂:伸知,意思是在別人面前難伸,在知己面前要伸。春秋時,齊國賢人越石父被人陷害,因罪被拘爲人勞役。齊國相國晏嬰到晉國去,在路上遇到了越石父,就賣掉自己拉車的左驂(車左邊的馬)把他贖罪釋放,又用車載他回家。到家後,晏嬰沒有向他說一聲,就進入內室。過了很久,晏嬰尚未出來,越石父請求離去,晏嬰感到很驚異,他說:“晏嬰雖然德行不好,可是也把您從困厄中解救出來,爲什麼您這麼快就要離去呢?”越石父說:“我聽說道德高尚的君子,在不知道自己的人面前可以受委屈,但對於知己的人,意志應該得到伸展。我被人拘役爲奴僕,那是他們不知道我,您既然因爲瞭解我而把我贖出來,便是我的知己。知己的人對我仍不以禮待,還不如爲人奴僕呢!”於是晏嬰把他請入內室,待爲上賓。

【越姓宗祠通用對聯】

〖越姓宗祠四言通用聯〗

宗開越國;秀毓晉陽。——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全聯典指越姓的源流和郡望(見上題頭《一、姓氏源流》和《四、郡望堂號》介紹)。

相國賓客;馬背詩文。——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上聯典指春秋時齊國人越石父,有賢良的名聲,因故被囚禁。相國晏嬰把他贖出來,並聘爲上客。下聯典指明代貴陽人越其傑,字卓凡,萬歷年間舉人,後歷官夔州府同知、河南巡撫。爲人倜儻,工詩文,善騎射,著有《橫槊集》等。

相國上客;太守廉名。——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上聯典指春秋·越石父,有賢名,爲晏嬰上客。下聯典指漢·越椒爲北海太守。

〖越姓宗祠五言通用聯〗

越姬有節氣;石義留賢名。——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上聯典指春秋時楚昭王姬越姬,越王句踐女,昭王救陳,越姬從,爲保全將相而自殺。下聯典指春秋時齊國有名賢越石義。

〖越姓宗祠六言通用聯〗

北海循良之譽;梁州政績之聲。——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上聯典指漢·越椒事典。下聯典指南朝梁·越質事典。

〖越姓宗祠七言以上通用聯〗

守正不阿,以道義自恃;嫉惡好善,爲鄉閭所服。——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全聯典指明代瀘州知府越英,字德充,貴陽人,中洪治鄉舉,初任衡陽教諭,後擢瀘州知州。好善嫉惡,守正不阿,棄官歸。以道以自持,爲鄉里所畏服。卒年八十餘。

樂隱山林,捐資財濟貧困;甘辭爵祿,用道義教子孫。——佚名撰越姓宗祠通用聯全聯典指明代瀘州知府越英事典。

附錄:【越姓典故、趣事】

〖越石父不領贖身情〗齊國的相國晏子出使晉國完成公務以後,在返國途中,路過趙國的中牟,遠遠地瞧見有一個人頭戴破氈帽,身穿反皮衣,正從背上卸下一捆柴草,停在路邊歇息。走近一看,晏子覺得此人的神態、氣質、舉止都不像個粗野之人,爲什麼會落到如此寒傖的地步呢?於是,晏子讓車大停止前行,並親自下車詢問:“你是誰?是怎麼到這兒來的?”那人如實相告:“我是齊國的越石父,三年前被賣到趙國的中牟,給人家當奴僕,失去了人身自由。”晏子又問:“那麼,我可以用錢物把你贖出來嗎?”越石父說:“當然可以。”於是,晏子就用自己車左側的一匹馬作代價,贖出了越石父,並同他一道回到了齊國。晏子到家以後,沒有跟越石父告別,就一個人下車徑直進屋去了。這件事使越石父十分生氣,他要求與晏子絕交。晏子百思不得其解,派人出來對越石父說:“我過去與你並不相識,你在趙國當了三年奴僕,是我將你贖了回來,使你重新獲得了自由。應該說我對你已經很不錯了,爲什麼你這麼快就要與我絕交呢?”越石父回答說:“一個自尊而且有真才實學的人,受到不知底細的人的輕慢,是不必生氣的;可是,他如果得不到知書識理的朋友的平等相待,他必然會憤怒!任何人都不能自以爲對別人有恩,就可以不尊重對方;同樣,一個人也不必因受惠而卑躬屈膝,喪失尊嚴。晏子用自己的財產贖我出來,是他的好意。可是,他在回國的途中,一直沒有給我讓座,我以爲這不過是一時的疏忽,沒有計較;現在他到家了,卻只管自己進屋,竟連招呼也不跟我打一聲,這不說明他依然在把我當奴僕看待嗎?因此,我還是去做我的奴僕好,請晏子再次把我賣了吧!”晏子聽了越石父的這番話,趕緊出來對越石父施禮道歉。他誠懇地說:“我在中牟時只是看到了您不俗的外表,現在才真正發現了您非凡的氣節和高貴的內心。請您原諒我的過失,不要棄我而去,行嗎?”從此,晏子將越石父尊爲上賓,以禮相待,漸漸地,兩人成了相知甚深的好朋友。晏子與越石父結交的過程說明:爲別人做了好事時,不能自恃有功,傲慢無禮;受人恩惠的人,也不應謙卑過度,喪失尊嚴。誰都有幫助別人的機會,誰也會遇到需要別人幫助的難題,只有大家真誠相處,平等相待,人間纔有溫暖與和諧。    

家族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