輞川閒居贈裴秀才迪

作者:王維

【原文赏析】

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
渡頭餘落日,墟里上孤煙。
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

注解
1、墟里:村落;
2、孤煙:炊煙。
2、接輿:這裏北裴迪。
韵译
寒山轉變得格外鬱郁蒼蒼,秋水日日舒緩地流向遠方。我柱杖佇立在茅舍的門外,迎風細聽着那暮蟬的吟唱。
渡頭那邊太陽快要落山了,村子裏的炊煙一縷縷飄緲。又碰到裴迪這個接輿酒醉,在恰如陶潛的我面前謳狂。
评析
這是寫景之詩,描繪了幽居山林,超然物外之志趣,因而以接輿比裴迪,以陶潛比自己。風光人物,交替行文,相映成趣,形成物我一體情景交融的藝術意境,抒發了閒居之樂和對友人的真切情誼。
開頭二句寫景,着意刻畫水色山光之可愛,雖深秋,山依然蒼翠,水依舊潺流。三、四兩句,轉而寫情。倚杖柴門,臨風聽蟬,神馳邈遠,自由自在。五、六句又間寫景緻。渡頭落日,墟里孤煙,地道山村風物。最後兩句再寫人情。接輿、五柳、潔身自好,高風脫俗。風光無限,加之人物疏狂,怎不叫人情趣陶然?!
詩起句工對,頷聯反而不對,實屬不入格。喻守真疑爲首聯與頷聯顛倒錯亂,如若對調,則平仄格律既不失粘,且在意義上比較自然。“倚杖”句是看,接看“寒山”;“臨風”句是聽,接聽“秋水”。此說有獨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