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間道歸鳳翔,乾元初從左拾遺移華

作者:杜甫

【原文赏析】

此道昔歸順,西郊胡正繁。
至今殘破膽,應有未招魂。
近得歸京邑,移官豈至尊。
無才日衰老,駐馬望千門。

注解
1、此道:指金光門。
2、昔歸順:指至德二載投奔翔時,長安西邊的胡騎正甚繁亂。
3、胡:這裏指安祿山部隊。
4、近得:指拜左拾遺。
5、京邑:指華州,因系畿縣,距京城長安不遠。
6、移官句:這裏固指賀蘭進明之進讒,其實也多少含有對肅宗的牢騷。豈至尊:豈出皇帝之意。
7、千門:原指宮中的門戶,這裏借代宮殿。
韵译
當年由金光門這條路,去投奔鳳翔,長安西郊,到處是安史叛軍正作亂。
直到如今想起來,仍叫人心驚膽顫,有人神魂尚未招回,依然誠恐誠惶。
我拜近得左拾遺,回到了京畿地方,貶我華州掾,這旨意難道出自至尊。
算了吧,我這庸才已逐日衰老鬢蒼,告別長安,駐馬回望千門宮殿檐房!
评析
至德二載(757),作者自金光門出,由小路投奔鳳翔肅宗,任左拾遺,十月隨肅宗返長安。次年──乾元元年(758),被貶華州任司功參軍,又出金光門,感慨萬端。然而作者在詩中寫道“移官豈至尊?”不敢歸怨於君,而以“無才日衰
老”自責。不忍去君,留戀故職,見得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