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鄒魯祭孔子而嘆之

作者:唐玄宗

【原文赏析】

夫子何爲者,棲棲一代中。
地猶鄹氏邑,宅即魯王宮。
嘆鳳嗟身否,傷麟怨道窮。
今看兩楹奠,當與夢時同。

注解
1、棲棲:忙碌不安,指孔子周遊列國。
2、鄹:春秋時魯地,在今山東曲阜縣東南。孔子父叔梁紇爲鄹邑大夫,孔子出生於此,後遷曲阜。鄹氏邑,鄹人地。
3、宅即句:相傳漢魯共(恭)王劉餘(景帝子)曾壞孔子舊宅,以廣其及升堂,聞金石絲竹之音,乃不敢壞。
4、嘆鳳句:《論語·子罕》:“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說鳳至象徵聖人出而受瑞,今鳳凰既不至,故孔子遂有身不能親見聖之嘆。否,不通暢。
5、今看兩句:《禮記·檀弓上》
韵译
孔老夫子一身奔波,究竟有何所求?忙忙碌碌周遊列國,疾惡鄙陋世俗,
先聖誕生於鄒氏邑,後來遷居曲阜;這宅院魯王原想毀它,而擴建宮府。
孔子曾經嘆息:鳳凰不至生不逢時;見麒麟他傷心哭說,我已窮途末路!
而今到此,瞻仰兩楹間對他的祭奠;與他當年夢見坐享其間,並無不殊。
评析
唐開元二十三年(735),玄宗親祭孔子而作此詩。詩意在“感嘆”孔子的際遇。孔子一生生活複雜坎坷,詩只選擇他的棲遑不遇的一面,簡單幾言,就概括了孔子生活複雜坎坷,詩只選擇他的棲遑不遇的一面,簡單幾言,就概括了孔子一生的大事。首兩句是嘆惜,三、四句是嘆美,五、六句是再嘆惜,後兩句再嘆美。處處用典,句句切題,整齊有序,一絲不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