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得暮雨送李胄

作者:韋應物

【原文赏析】

楚江微雨裏,建業暮鍾時。
漠漠帆來重,冥冥鳥去遲。
海門深不見,浦樹遠含滋。
相送情無限,沾襟比散絲。

注解
1、楚江:長江。
2、建業:今江蘇省南京市。
3、漠漠:水氣密佈的樣子。
4、海門:長江入海處。
5、浦:水邊。
韵译
楚江籠罩在微雨裏,建業城正敲響暮鍾之時。雨絲繁密船帆顯得沉重,天色錯暗鳥兒飛得遲緩。
長江流入海門深遠不見,江邊樹木飽含雨滴潤滋。送別老朋友我情深無恨,沾襟淚水象江面的雨絲。
评析
這是一首詠暮雨的送別詩。雖是微雨,卻下得密,以致船帆漲飽了,鳥飛緩慢了。首聯寫送別之地,扣緊“雨”、“暮”主題。二、三兩聯渲染迷暗淡景色;暮雨中航行江上,鳥飛空中,海門不見,浦樹含滋,境地極爲開闊,極爲邈遠。末聯寫離愁無限,潸然淚下。全詩一脈貫通,前後呼應,渾然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