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喜會樑川故人

作者:韋應物

【原文赏析】

江漢曾爲客,相逢每醉還。
浮雲一別後,流水十年間。
歡笑情如舊,蕭疏鬢已斑。
何因北歸去,淮上對秋山。

注解
1、流水:喻歲月如流,又暗合江漢。
2、淮上句:言淮上風光可戀,伸足上“不歸去”之意,
韵译
我們曾經客居江漢,常常來往;每次與您相聚,總要喝醉而還。
象浮雲般漂泊,我們闊別之後;時光如流水,不覺得已經十年。
今日相逢友情依舊,歡笑依然;只是頭髮稀疏,雙鬢也已斑斑。
您問我:爲什麼至今不回故里?因爲淮水邊的秋山,還可依戀!
评析
這首詩寫久別十年之後的故人,忽然在淮水重逢的喜悅之情,感慨至深。首聯概括了以前的交誼;頷聯統包了分別十年繁複的世事人情;頸聯和末聯寫重逢情景。寫相聚、痛飲和歡笑,寫環境、形貌和心思,是詩的主體。詩的結構細密,情意曲折,重點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