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作者:岑參

【原文赏析】

輪臺城頭夜吹角,輪臺城北旄頭落。
羽書昨夜過渠黎,單于已在金山西。
戍樓西望煙塵黑,漢兵屯在輪臺北。
上將擁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軍行。
四邊伐鼓雪海涌,三軍大呼陰山動。
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劍河風急雲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
亞相勤王甘苦辛,誓將報主靜邊塵。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

注解
1、旌頭:即“髦頭”,也即是二十八宿中的昴宿,舊時以爲“胡星”。旌頭落:意
謂胡人敗亡之兆。
2、戍樓:駐防的城樓。
3、虜塞:敵方要塞。
韵译
輪臺城頭夜裏吹起了陣陣號角,輪臺城北預兆胡人的昴星墜落。緊急的軍書昨夜飛速送過渠黎,報告單于的騎兵已到了金山西。從崗樓上西望只看見煙塵瀰漫,漢家的軍馬屯駐在輪臺的城北。封將軍擁旌節銜親自出去西征,凌晨吹號集合了大軍威武前進。四方的戰鼓雷動宛如雪海洶涌,三軍的喊聲轟鳴象是陰山震動。敵營上空的烏雲屯集氣氛陰沉,戰場上的屍骨與草根糾纏不清。劍河風急吹得陰雲布滿了天空,沙口石凍快把虎馬的鐵蹄凍脫。封亞相爲了王事勤勞含辛茹苦,發誓報答君主平定邊境的煙塵。自古來英雄名垂青史誰人不見?而今可見封將軍功名勝過古人。
评析
這首邊塞詩雖題爲送行,卻重在西征。希望對方掃清邊塵,立功異域。
詩起首六句先寫戰前兩軍對壘的緊張狀態。緊接四句寫白晝出師接仗,然後寫奇寒與犧牲。謳歌將士抗敵奮不顧身。末四句照應題目,預祝凱旋,以頌揚作結。
全詩一張一弛,抑揚頓挫,結構嚴謹。有描寫,有烘托,有想象,有誇張,手法多樣。情韻靈活,充滿浪漫主義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