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作者:李白

【原文赏析】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日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注解
1、秋雁:喻李雲。
2、蓬萊文章:這裏指李雲供職的祕書省。
韵译
棄我逝去的昨日已不可挽留,亂我心緒的今日多叫人煩憂。長風萬里吹送秋雁南來時候,對此情景正可開懷酣飲高樓。你校書蓬萊宮,文有建安風骨,我好比謝,詩歌亦清發雋秀。我倆都懷逸興豪情,壯志凌雲,想攀登九天,把明月摘攬在手。抽刀吹斷江水,江水更猛奔流,想要舉杯消愁,卻是愁上加愁。人生在世,不能活得稱心如意,不如明朝散發,駕舟江湖漂流。
评析
詩旨在以蓬萊文章比李雲,以謝清發自喻。借送別以贊對方,惜其生不稱世。開首二句,不寫敘別,不寫樓,卻直抒鬱結,道出心中煩憂。三、四句突作轉折,從苦悶中轉到爽郎壯闊的境界,展開了一幅秋空送雁圖。一“送”,一“酣”,點出了“餞別”的主題。“蓬萊”四句,讚美對方文章如蓬萊宮幽藏,剛健遒勁,有建安風骨。又流露自己才能,以謝自比,表達了對高潔理想的追求。同時也表現了詩人的文藝觀。末四句抒寫感慨,理想與現實不可調和,不免煩憂苦悶,只好在“弄扁舟”中去尋求寄託。思想感情瞬息萬變,藝術結構騰挪跌宕,起落無端,斷續無跡,深刻地表現了詩人矛盾的心情。語言豪放自然,音律和諧統一。“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句,是千百年來描摹愁緒的名言,衆口交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