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安萬善吹篳篥歌

作者:李頎

【原文赏析】

南山截竹爲篳篥,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爲我吹。
傍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
世人解聽不解賞,長飈風中自來往。
枯桑老柏寒颼遛,九雛鳴鳳亂啾啾。
龍吟虎嘯一時發,萬籟百泉相與秋。
忽然更作漁陽摻,黃雲蕭條白日暗。
變調如聞楊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
歲夜高堂列明燭,美酒一杯聲一曲。

注解
1、龜茲:今新疆庫車縣。
2、長飈:喻樂聲的急驟。
3、漁陽摻:曲調名。
韵译
南山截來的竹子做成了篳篥,這種樂器本來出自西域龜茲。它傳入中原後曲調更爲新奇,涼州胡人安萬善爲我們奏吹。鄰近的人聽了樂曲人人嘆息,離家遊子生起鄉思個個垂淚。世人只曉聽聲而不懂得欣賞,它恰如那狂飆旋風獨來獨往。象寒風吹搖枯桑老柏沙沙響,象九隻雛鳳繞着老母啾啾喚。象龍吟虎嘯一齊迸發的吼聲,象萬籟百泉相雜咆哮的秋音。忽然聲調急轉變作了漁陽摻,有如黃雲籠罩白日昏昏暗暗。聲調多變彷彿聽到了楊柳春,真象宮苑繁花令人耳目一新。除夕之夜高堂明燭排排生輝,美酒一杯哀樂一曲心胸欲碎。
评析
這首詩是寫聽了胡人樂師安萬善吹奏篳篥,稱讚他高超的演技,同時寫篥之聲悽清,聞者悲涼。前六句先敘篥的來源及其聲音的淒涼;中間十句寫其聲多變,爲春爲秋,如鳳鳴如龍吟。末兩句寫作者身處異鄉,時值除夕,聞此尤感孤寂悽苦。詩在描摹音樂時,不級以鳥獸樹木之聲作比,同時採用通感手法,以“黃雲蔽日,”“繁花照眼”來比喻音樂的陰沉和明快,比前一首更有獨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