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董大彈胡笳聲兼寄語弄房給事

作者:李頎

【原文赏析】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沾邊草,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大荒沈沈飛雪白。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葉驚[扌戚][扌戚]。
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將往復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萬里浮雲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羣夜,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爲靜其波,鳥亦罷其鳴。
烏孫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連東掖垣,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注解
1、蔡女:蔡琰(文姬)。
2、拍:樂曲的段落。
3、商弦、角羽:古以宮商角徵羽爲五音。
4、:葉落聲,喻琴聲。
5、邏娑:今西藏拉薩市。
6、東掖垣:房任給事中,屬門下省。
7、鳳凰池:鳳池,因接近皇帝之故而得此名。
韵译
當年蔡琰曾作胡笳琴曲,彈奏此曲總共有十八節。胡人聽了淚落沾溼邊草,漢使對着歸客肝腸欲絕。邊城蒼蒼茫茫烽火無煙,
草原陰陰沉沉白雪飄落。先彈輕快曲後奏低沉調,四周秋葉受驚瑟瑟凋零。董先生通神明琴技高妙,深林鬼神也都出來偷聽。
慢揉快撥十分得心應手,往復迴旋彷彿聲中寓情。聲如山中百鳥散了又集,曲似萬里浮雲暗了又明。象失羣的雛雁夜裏嘶叫,
象胡兒戀母痛絕的哭聲。江河聽曲而平息了波瀾,百鳥聞聲也停止了啼鳴。彷彿烏孫公主遠懷故鄉,宛如文成公主之怨吐蕃。
幽咽琴聲忽轉輕鬆瀟灑,象大風吹林如大雨落瓦。有如迸泉颯颯射向樹梢,有如野鹿呦呦鳴叫堂下。長安城比鄰給事中庭院,
皇宮門正對中書省第宅。房才高不爲名利約束,晝夜盼望董大抱琴來奏。
评析
全詩寫董大以琴彈奏《胡笳弄》這一歷史名曲,意在描摹琴聲,明以贊董大,暗以頌房琯。
全詩巧妙地把董大之演技、琴聲,以及歷史背景、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既周全細緻又自然渾成。最後稱頌房,也寄託自身的傾慕之情。詩以驚人的想象力,把風雲山川,鳥獸迸泉,以及人之悲泣,人爲描摹琴聲的各種變化,使抽象的琴聲變成美妙具體的形象,使讀者易於感受。是一首較早描寫音樂的好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