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歌

作者:李頎

【原文赏析】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悽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後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餘里,敢告雲山從此始。

注解
1、廣陵客:這裏指善彈琴的人。
2、《淥水》:琴曲名。
3、清淮:地近淮水。
韵译
今夜主人有酒,我們暫且歡樂;敬請彈琴高手,把廣陵曲輕彈。城頭月明星稀,烏鵲紛紛飛散;嚴霜寒侵樹木,冷風吹透外裝。銅爐薰燃檀香,華燭閃爍光輝;先彈一曲淥水,然後再奏楚妃。一聲琴絃撥出,頓時萬籟俱寂。星星爲之隱去,四座沉默陶醉。奉命出使清淮,離家千里萬里;告歸四川雲山,是夜萌生此意。
评析
此詩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會上聽琴後所作。詩以酒詠琴,以琴醉人;聞琴懷鄉,期望歸隱。首二句以飲酒陪起彈琴;三、四句寫未彈時的夜景:月明星稀,烏鵲半飛,冷風吹衣,萬木肅煞。五、六句寫初彈情景;銅爐香繞,華燭齊輝,初彈《淥水》,後彈《楚妃》。七、八句寫琴歌動人;一聲撥出,萬籟俱寂,星星隱去,四座無言。後兩句寫聽琴聲之後,忽起鄉思:客去清淮,離家萬里,歸隱雲山,此夜之思。
全詩寫時,寫景,寫琴,寫人,步步深入,環環入扣,章法整齊,層次分明。描摹琴聲,重於反襯,使琴聲越發高妙、更加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