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陳章甫

作者:李頎

【原文赏析】

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未落桐葉長。
青山朝別暮還見,嘶馬出門思舊鄉。
陳侯立身何坦蕩,虯鬚虎眉仍大顙。
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
東門沽酒飲我曹,心輕萬事皆鴻毛。
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雲高。
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口停舟渡不得。
鄭國遊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嘆息。
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日今如何。

注解
1、飲:使喝。
2、津口:管渡口的小吏。
3、故林:猶故鄉。
韵译
四月好風光,南風和暖麥兒黃,棗子的花還未落,桐葉已長滿。故鄉一座座青山,早晚都相見,馬兒出門嘶聲叫,催人思故鄉。陳章甫光明磊落,胸懷真蕩然,腦門寬闊虎眉虯鬚,氣派非凡。胸懷萬卷書,滿腹經綸有才幹,這等人才,怎能低頭埋沒草莽。想起洛陽東門買酒,宴飲我們,胸懷豁達,萬事視如鴻毛一般。醉了就睡,那管睡到日落天黑,偶爾仰望,長空孤雲遊浮飄然。黃河水漲,風大浪高浪頭兇惡,管渡口的小吏,叫人停止開船。你這鄭國遊子,不能及時回家,我這洛陽客人,徒然爲你感嘆。聽說你在故鄉,至交舊友很多,昨日你已罷官,如今待你如何?
评析
李頎的送別詩,以善於描寫人物著稱。此詩的開頭四句寫送別,輕快舒坦,情懷曠達。中間八句,寫陳章甫志節操守,說他光明磊落,清高自重。這八句是詩魂所在(前四句寫他的品德、容貌才學和志節;後四名寫他形跡脫略,不與世俗同流,借酒隱德,自持清高)。最後六句,用比興手法暗喻仕途險惡,世態炎涼。然而詩人卻不以爲芥蒂,泰然處之。
筆調輕鬆,風格豪爽,別具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