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其一

作者:李白

【原文赏析】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悽悽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雲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注解
1、絡緯:又名莎雞,俗稱紡織娘。
2、金井闌:精美的井闌。
3、簟色寒:指竹蓆的涼意。
韵译
長相思呵長相思,我們相思在長安,秋天蟋蟀常悲鳴,聲聲出自金井闌。
薄霜悽悽送寒氣,竹蓆已覺生涼寒;夜裏想她魂欲斷,孤燈伴我昏暗暗。
捲起窗簾望明月,對月徒然獨長嘆;如花似玉美人呵,彷彿相隔在雲端!
青青冥冥呵,上是無邊無垠的藍天,清水渺渺呵,下是浩浩湯湯的波瀾。
天長長來地迢迢,靈魂飛越多辛苦;關山重重相阻隔,夢魂相見也艱難。
長相思呵長相思,每每相思摧心肝!
评析
這兩首詩,都是訴述相思之苦。
其一,以秋聲秋景起興,寫男思女。所思美人,遠在長安。天和地遠,關山阻遏,夢魂難越,見面爲難。或以爲此詩別有寄託,是詩人被迫離開長安後,對唐玄宗的懷念。喻守真以爲“不能說他別有寄託,完全詠的‘長相思’本意”,此說有其道
理。
其二,以春花春風起興,寫女思男。望月懷思,撫琴寄情,憶君懷君,悱惻纏綿。真有“人比黃花瘦”之嘆。
這兩首詩,在《李太白詩集》中,一收卷三,一收卷六。所寫時地迥異,格調也截然不同,實爲風馬牛不相及。但蘅塘退士輯爲先後,看起來似乎是一對男女,天各一方,各抒相思之苦,其實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