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女兒行

作者:王維

【原文赏析】

洛陽女兒對門居,纔可容顏十五餘。
良人玉勒乘驄馬,侍女金盤膾鯉魚。
畫閣朱樓盡相望,紅桃綠柳垂檐向。
羅幃送上七香車,寶扇迎歸九華帳。
狂夫富貴在青春,意氣驕奢劇季倫。
自憐碧玉親教舞,不惜珊瑚持與人。
春窗曙滅九微火,九微片片飛花。
戲罷曾無理曲時,妝成只是薰香坐。
城中相識盡繁華,日夜經過趙李家。
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沙。

注解
1、纔可:恰好。
2、九華帳:鮮豔的花羅帳。
3、季倫:晉石崇字季倫,家甚富豪。
4、九微:《漢武內傳》記有“九光九微之燈”;
5、花:指雕花的連環形窗格。
6、曾無:從無;
7、理:溫習。
8、趙李家:漢成帝的皇後趙飛燕、婕妤李平兩家。這裏泛指貴戚之家。
韵译
洛陽城裏有個少女,和我對門而居;顏容十分俏麗,年紀正是十五有餘。
迎親時,夫婿乘騎的是玉勒青驄馬;侍女端來的金盤,盛着膾好的鯉魚。
畫閣朱樓庭院臺榭,座座相對相望;桃紅柳綠垂向屋檐,隨風擺動飄揚。
她打扮好了,被送上絲綢香木車子;精美寶扇遮日,迎歸鮮豔的九華帳。
丈夫年紀青青有權有勢,富貴輕狂;意氣驕奢,大大超過了富豪石季倫。
自己憐愛嬌妻,親自教她練習歌舞;把稀世罕有的珊瑚送人,毫不可惜。
徹夜歡娛,春窗拂曉才滅九微燈火;燈花片片飄落,掉在雕花環形窗格。
嬉戲之後,她從無溫習曲子的功夫;梳妝好了,只坐在香爐邊薰透衣裳。
洛陽城中認識的人,盡是富貴豪華;日夜往來的,都是趙李般大戶人家。
西施潔淨美麗,誰去憐愛這樣姑娘;貧賤的時候,只好在若耶溪頭浣紗。
评析
寫洛陽貴婦生活的富麗豪貴,夫婿行爲的驕奢放蕩,揭示了高層社會的驕奢淫逸。
詩開頭八句是敘洛陽女出身驕貴和衣食住行的豪富奢侈。“狂夫”八句是敘洛陽女丈夫行爲之驕奢放蕩和作爲玩物的貴婦的嬌媚無聊。“城中”四句是寫她們的交住盡是貴戚。並以西施出身寒微作爲反襯,發抒作者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