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不見

作者:沈佺期

【原文赏析】

盧家少婦鬱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征戍憶遼陽。
白浪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
誰爲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注解
1、盧家句:梁武帝蕭衍《河中之水歌》:“河中之水向東流,洛陽女兒名莫愁。十五嫁爲盧家婦,十六生兒字阿侯。盧家蘭室桂爲樑,中有鬱金蘇合香。”此句用其意。鬱金:鬱金香,可浸酒塗壁,百合科,舊謂出大秦國,即今小亞細亞。
2、遼陽:指今遼寧遼陽市附近地區,爲東北邊防要地。
3、白狼河:白狼水,即今遼寧境內的大淩河。兩《唐書》《奚傳》說奚國國境南接白狼河,即此。
4、丹鳳城:一說因秦穆公女吹簫,鳳降其城,故名,後便爲京城之別稱。按:恐即鳳闕之意。漢建
韵译
盧家少婦,深居鬱金香塗抹的閨房;一對海燕,雙棲在玳瑁裝飾的屋樑。
深秋九月的搗衣聲,催落樹上枯葉;丈夫守邊十年,她日夜懷想着遼陽。
他去白浪河北,而今音訊全部隔斷;她在京師城南思慮,更覺秋夜漫長。
有誰能瞭解她,獨自懷思不得相見;偏偏明月透過紗窗,照着黃色帷帳!
评析
這首詩是用樂府題目來寫思婦愁怨的七律詩,故蘅塘退士把它編入卷六七言律詩,而不編入卷四七言樂府。詩先寫夫婦雙棲於京都,猶如海燕雙棲玳瑁之樑。然後寫到闊別十載,少婦思夫之苦。一揚一抑,其意自現。在手法上詩人借鐫刻環境,渲
染氣氛,以烘託人物心情,達到了增強抒情色彩的效果。如以“海燕雙棲”,烘托少婦獨處;以寒砧木葉、城南秋夜,烘托“十年遠戍”、“音書斷”之思愁;以“月照流黃”烘托“含愁獨不見”的愁緒。語言構思新巧,讀來清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