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筆驛

作者:李商隱

【原文赏析】

猿鳥猶疑畏簡書,風雲常爲護儲胥。
徒令上將揮神筆,終見降王走傳車。
管樂有才原不忝,關張無命欲何如。
他年錦裏經祠廟,梁父吟成恨有餘。

注解
1、猿鳥句:諸葛亮治軍以嚴明稱,這裏意謂至今連魚鳥還在驚畏他的簡書。疑:驚。簡書:指軍令。古人將文字寫在竹簡上。
2、儲胥:指軍用的籬柵。
3、上將:猶主帥,指諸葛亮。
4、降王:指後主劉禪。走傳車:魏元帝景元四年(二六三),鄧艾伐蜀,後主出降,全家東遷洛陽,出降時也經過籌筆驛。
5、傳車:古代驛站的專用車輛。後主是皇帝,這時卻坐的是傳車,也隱含諷喻意。
6、管:管仲。春秋時齊相,曾佐齊桓公成就霸
韵译
猿鳥猶疑是驚畏丞相的嚴明軍令,風雲常常護着他軍壘的藩籬欄柵。
諸葛亮徒然在這裏揮筆運籌划算,後主劉禪最終卻乘坐郵車去投降。
孔明真不愧有管仲和樂毅的才幹。關公張飛已死他又怎能力挽狂瀾?
往年我經過錦城時進謁了武侯祠,曾經吟誦了梁父吟爲他深表遺憾!
评析
這也是一首憑弔詩。張採田以爲詩是大中十年(856)冬,詩人罷去梓州幕府,隨柳中郡還京,途經籌筆驛時所作。
詩中盛讚諸葛亮的政治軍事才能,爲他未能統一中國而惋惜。同時對懦弱昏庸、終於投降魏國的後主劉禪加以貶斥。
全詩運用擬人化的手法,以精煉的筆墨描繪諸葛亮長於治軍,軍紀嚴明,餘威猶存,用以展示出他作爲一個歷史上著名軍事家的形象特徵。接着以劉禪和關張這兩類不同典型人物與其構成鮮明對比。由於劉禪的昏庸,使諸葛亮一生的謀劃付之東流。關羽違反了諸葛亮抗魏的策略,而使蜀漢兵挫地削,招致自己和張飛的亡身之禍。通過對比,更顯諸葛亮的政治才能之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