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其二

作者:李商隱

【原文赏析】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注解
1、金蟾句:意謂雖有金蟾齧鎖,香菸猶得進入。金蟾:舊注說是“蟾善閉氣,古人
用以飾鎖”。齧:咬。
2、玉虎句:意謂井水雖深,玉虎猶得牽絲汲之。玉虎:井上的轆轤。絲:井索。
汲:引。
3、賈氏句:晉韓壽貌美,司空南充招爲掾,賈女於窗格中見韓壽而悅之,遂通情。
賈女又以晉帝賜賈充之西域異香贈壽。韓掾少:爲了韓壽的年輕俊美。掾:僚屬。
少:年輕。
韵译
東風颯颯,陣陣細雨隨風飄散紛飛,荷花塘外的那邊,傳來了聲聲輕雷。
有鎖紐的金蟾香爐,香菸繚繞飄逸,狀似玉虎的轆轤,牽引繩索汲井水。
賈女隔簾窺韓壽,是愛他年輕貌美,魏王夢見甄氏留枕,賦詩比作宓妃。
呵,我這顆心不再與春花一同萌發;免得使我寸寸相思,都化成了菸灰。
评析
這也是豔情詩,是回憶前情的。詩寫一位閉鎖深閨的女子追求愛情而失望的痛苦。開首從眼前景緻說起,再以物爲喻;金蟾雖堅香菸可入;井水雖深,轆轤可汲,我豈無隙可乘?接着用賈氏窺簾,幸而緣合,宓妃留枕,終屬夢想的典故,說明相聚
皆成幻夢,歸結出莫再相思,以免自討苦吃的意念,創出了“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奇句。
全詩善於運用比喻、典故和強烈對照的手法,把抽象的幽思和愛情形象化,顯示了美好愛情的被毀滅,使詩歌具有一種動人心絃的悲劇美。
李氏的愛情詩寫得最佳的全是寫失意的愛情。這大概與他沉淪的身世遭遇有關。自身失意的際遇,使其對青年男女失意的愛情有特別的體驗。而在詩歌創作中有可能融入自己身世的感受。象這二首在蓬山遠隔,相思成灰的感慨中,難道沒有他仕途遭折的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