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悲懷·其三

作者:元稹

【原文赏析】

閒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常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注解
1、鄧攸句:晉鄧攸,字伯道,官河東太守,戰亂中舍子保侄,後終無子,時人乃有“天道無知,使伯道無兒”之語。尋知命:即將到知命之年。作者於五十歲時,始由繼室裴氏生一子,名道護。尋:隨即。知命,指五十歲。
2、潘岳句:晉潘岳,字安仁,妻死,作《悼亡》詩三首,爲世傳誦。猶費辭:意謂
潘岳即使寫了那麼悲痛的詩,對死者也等於白說。實是說自己。
3、同穴句:意謂死後縱合葬一處,但洞穴冥,也難望哀情相通。同穴:指夫妻合葬。
韵译
閒坐時我常常悲悼你,也常常自悲;縱使人生能活百年,仍然恰如一寐。
鄧攸終身無子,難道不是命運安排?潘岳悼詩寫得再好,也是心機枉費!
即使死後合葬,地府冥冥有何指望;要想來世再結良緣,更是虛妄難期。
我只有終夜睜着雙眼,長遠懷念你;以報答你終身清苦,從未喜笑開眉!
评析
這是一首自傷身世不幸的詩。它運用典故,抒發無子喪偶之悲,進而以長鰥來報答妻子生前悽苦相聚之恩,聊以自慰,真有“無可奈何花落去”之感。其情癡,其語摯,吟來催人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