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

作者:柳宗元

【原文赏析】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牆。
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迴腸。
共來百越紋身地,猶是音書滯一鄉。

注解
1、大荒:曠遠的廣野。
2、驚風:狂風。
3、颭:吹動。
4、芙蓉:指荷花。
5、薜荔:一種蔓生植物,也稱木蓮。
6、百越:即百粵,指當時五嶺以南各少數民族地區。
7、紋身:古代南方少數民族有在身上刺花紋的風俗。
韵译
柳州城上的高樓,接連着曠野荒原;我們愁緒象茫茫的海天,無限寬廣。
狂風陣陣,猛烈吹亂了水上的芙蓉;暴雨傾盆,斜打着爬滿薜荔的土牆。
嶺上樹木重重,遮住了遠望的視線;柳江彎彎曲曲,象百結九轉的愁腸。
咱五人同時遭貶,到百越紋身之地;而今依然音書不通,各自滯留一方。
评析
柳宗元與韓泰、韓曄、陳謙、劉禹錫都因參加王叔文領導的永貞革新運動而遭貶。後來五人都被召回,大臣中雖有人主張起用他們,終因有人梗阻,再度貶爲邊州刺史。這首詩就是這時寫的。他們的際遇相同,休慼相關,因而詩中表現出一種真摯
的友誼,雖天各一方,而相思之苦,無法自抑。詩的首聯先寫柳州,再總寫四人分處之地都是邊荒。頷聯寫夏日柳州景物,寫景,報告當地氣候。頸聯寫遠景,寫相望之勤,相思之苦,融情入景。尾聯寫五人遭際,天各一方,音書久滯。
這首抒情詩,賦中有比,象中含興,情景交融,楚楚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