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次鄂州

作者:盧綸

【原文赏析】

雲開遠見漢陽城,猶是孤帆一日程。
估客晝眠知浪靜,舟人夜語覺潮生。
三湘愁鬢逢秋色,萬里歸心對月明。
舊業已隨征戰盡,更堪江上鼓鼙聲。

注解
1、估客:商人。
2、舟人句:因爲潮生,故而船家相呼,衆聲雜作。
3、三湘:灕湘、瀟湘、蒸湘的總稱。在今湖南境內。由鄂州上去即三湘地。愁鬢逢
愁鬢逢秋色,是說愁鬢承受着秋色。這裏的鬢髮實已衰白,故也與秋意相應。
4、更堪:更難堪,猶豈能再聽。
5、鼓鼙:本指軍中所用大鼓與小鼓,後也指戰事。
韵译
雲開霧散,可以望見遠遠的漢陽城;估計起來,這孤舟還須一日的路程。
商賈們白日睡覺,是知道風平浪靜;船伕們夜裏呼喊,才發覺水漲潮生。
鬢髮衰白,與三湘的秋色交相輝映;離家萬里,一片歸心伴着明月前行。
我想起家業,早已隨戰爭蕩然無存;那堪再在江上,聽到頻繁的軍鼓聲?
评析
這是一首即景抒懷的詩。作者安史之亂時,曾作客鄱陽,南行軍中,路過三湘,次於鄂州,而寫了這首詩。首聯寫“晚次鄂州”的心情。頷聯寫晚次鄂州的景況。頸聯寫“晚次鄂州”的聯想。尾聯寫“晚次鄂州”的感慨。這首詩只截取飄泊生活中的片斷,卻反映了廣闊的社會背景。詩中流露厭戰,傷老,思歸之情。全詩淡雅而含蓄,平易而熾熱,反覆詠育,舒暢自若,韻味無窮。“估客晝眠知浪靜,舟人夜語覺潮生。”是動中寫靜,靜中寫動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