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重別薛六柳八二員外

作者:劉長卿

【原文赏析】

生涯豈料承優詔,世事空知學醉歌。
江上月明胡雁過,淮南木落楚山多。
寄身且喜滄洲近,顧影無如白髮何。
今日龍鍾人共老,愧君猶遣慎風波。

注解
1、生涯:猶生計。
2、顧:回看;
3、無如:無奈。
韵译
平生那料還會承受優惠的詔書;世事茫然我只知學唱沉醉的歌。
江上明月高照一排排鴻雁飛過;淮南木葉零落一重重楚山真多。
寄身滄洲我真喜歡離海濱較近;顧影自憐白髮叢生也無可奈何。
如今我老態龍鍾不免爲人共棄;愧對你呵我再被遣要小心風波。
评析
作者一生中兩次遭貶。詩是他第二次貶往南巴(屬廣東)經過江州與二友人話別時寫的。詩人雖遭貶謫,卻說“承優詔”,這是正話反說,抒發胸中不平。明明是老態龍鍾,白髮叢生,顧影自憐,無可奈何,卻說“寄身且喜滄洲近”,把淒涼傷心掩飾,委婉地發抒不滿情緒。全詩雖感嘆身世,抒發悲憤,卻不敢面對當權,其矛盾心緒,溢於言表。
此詩或以爲是“由南巴回來過江州時作,故首句有‘豈料承優詔’語”。但從末句“猶遣”看來似乎不是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