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懷古蹟·其一

作者:杜甫

【原文赏析】

支離東北風塵際,飄泊西南天地間。
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
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注解
1、支離:猶流離。
2、東北風塵際:指安祿山叛亂時期,作者一直在外流亡。風塵:比喻戰亂。
3、五溪衣服:指溪人衣服不同。五溪:謂雄溪、滿溪、酉溪、潕溪、辰溪,在今湖南、貴州兩省接界處,古五溪族所居。
4、共雲山:是說自己與溪人共處。
5、羯胡:指安祿山。安祿山父系出於羯胡,也即小月支種。兼指反叛樑朝的侯景。
6、詞客:指下庾信,也指自己。
7、且未還:飄泊異地,欲歸不得。
韵译
戰亂之際,我在東北一帶顛沛流離;輾轉入蜀,更是居無定處漂泊東西。
我在三峽的樓臺,留滯了不少日月;在湘貴交界,與五溪夷人共處一起。
羯胡之人事主多變,終究不可信賴;詞客常憂亂傷時,我仍然流落外地。
撫今追惜,庾信的一生最蕭條索寞;他晚年的詩斌,驚動江關傳之千里。
评析
這五首是詠古蹟懷古人進而感懷自己的詩。作者於代宗大曆元年(766),先後遊歷了宋玉宅、庾信古居、昭君村、永安宮、先主廟、武侯祠等古蹟,對於古代的才士、國色、英雄、名相,沉表崇敬,寫下了《詠懷古蹟》五首,以抒情懷。
這是五首中的第一首。開首詠懷的是庾信,這是因爲詩人對庾信的詩賦推崇備至,極爲傾倒。他曾經說:“清新庾開府”,“庾信文章老更成“。另一方面,當時他即將有江陵之行,情況與庾信漂泊有相通之處。
首聯寫安史之亂起,漂泊入蜀居無定處。頷聯寫流落三峽、五溪,與夷人共處。頸聯寫安祿山狡猾反覆,正如樑朝的侯景;自己飄泊異地,欲歸不得,恰似當年的庾信。末聯寫庾信晚年《哀江南賦》極爲淒涼悲壯,暗寓自己的鄉國之思。全詩寫景寫情,均屬親身體驗,深切真摯,議論精當,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