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雨輞川莊作

作者:王維

【原文赏析】

積雨空林煙火遲,蒸藜炊黍餉東菑。
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
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注解
1、空林:疏林。
2、煙火遲:因久雨林野潤溼,故煙火緩升。
3、藜:這裏指蔬菜。
4、黍:這裏指飯食。
5、餉:致送。
6、東菑:指東邊田地上的農人。本指初耕的田地,這裏泛指田畝。
7、夏木:高大的樹木,猶喬木。夏:大。
8、囀:鳥的宛轉啼聲。
9、黃鸝:黃鶯。
10、山中句:意謂深居山中,望着槿花的開落以
韵译
久雨不停,林野潮溼煙火難升;燒好飯菜,送給村東耕耘的人。
水田廣漠,一行白鷺掠空而飛;夏日濃蔭,傳來黃鸝宛囀啼聲。
山中養性,觀賞朝槿晨開晚謝;松下素食,和露折葵不沾葷腥。
村夫野老,已經與我沒有隔閡;海鷗疑心,爲何不信飛舞不停。
评析
詩意在描寫積雨後輞川莊的景物,敘述隱退後閒適生活。首聯寫田家生活,是詩人山上靜觀所見:連雨時節,天陰地溼,炊煙緩升;農家早炊,餉田野食,怡然自樂的農村生活。頷聯寫自然景色:廣漠平疇,白鷺飛行,深山密林,黃鸝和唱,積雨後的輞川,畫意盎然。頸聯寫詩人獨處空山之中、幽棲松林之下,觀木槿,食露葵,避塵世的幽居生活。末聯連用兩典:一是《莊子·寓言》載的陽子居學道歸來後客人不再讓座,卻與之爭座。說明詩人與村夫野老打成一片了。二是《列子·皇帝篇》載:海上有人與鷗鳥親近,互不猜疑每日有百來只與他相遊。一天,他父親要他把海鷗抓回家去,他再到海邊時,鷗鳥都在天上飛舞、不肯停下。說明心術不正,就破壞了他與鷗鳥的關係。兩典正反結合,抒寫了詩人淡泊的心志。
這首詩唐人李肇《國史補》說王維:“維有詩名,然好取人文章佳句……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李嘉佑詩也。”據傳李有“水田飛白鷺,夏木囀黃鸝”句,但李集中無此。明人胡應麟《詩藪·內篇》說:“摩詰盛唐,嘉佑中唐,安得前人預偷來者?此正嘉佑用摩詰詩。”李與王同時而稍晚,誰襲誰詩,難以說清。宋人葉夢得《石林詩話》說:“此兩句好處,正在添‘漠漠’、‘陰陰’四字,此乃摩詰爲嘉佑點化,以自見其妙。如李光弼將郭子儀軍,一號令之,精彩數倍。“王維詩中的意境,顯然要比嘉佑的來得開闊,深邃,色彩更爲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