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金陵鳳凰臺

作者:李白

【原文赏析】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爲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注解
1、吳宮:三國時孫吳曾於金陵建都築宮。
2、晉代:指東晉,南渡後也建都於金陵。
3、衣冠:指當時名門世族。
4、成古丘:意謂這些人物今已剩下一堆古墓了。
5、三山:山名。在南京西南長江邊上。因三峯並列,南北相連,故名。
6、半落青天外:形容其遠,看不大清楚。
7、二水:一作“一水”。秦淮河流經南京後,西入長江,白鷺洲橫其間,乃分爲二支。
8、白鷺洲:古代
韵译
古老的鳳凰臺曾有鳳凰翔集遨遊;風去臺空唯有長江流水日日依舊。
東吳時代的宮苑雜草埋沒了幽徑;晉代的名門望族也都成古墓荒丘。
高聳的三山有半截露出青天之外;白鷺洲把秦淮河分割成二派支流。
只因爲那些浮去遮蔽光輝的白日;登高不見長安城怎麼不使人發愁?
评析
李白極少寫律詩,而他的這首詩,卻是唐代律詩中膾炙人口的傑作。
詩雖屬詠古蹟,然而字裏行間隱寓着傷時的感慨。開頭兩句寫鳳凰臺的傳說,點明瞭鳳去臺空,六朝繁華,一去不返。三、四句就“鳳凰臺”進一步發揮,東吳、東晉的一代風流也進入墳墓,灰飛煙滅。五、六句寫大自然的壯美。對仗工整,氣象萬千。最後兩句,面向唐都長安現實,暗示皇帝被奸邪包圍,自身報國無門,十分沉痛。
此詩與崔顥《登黃鶴樓》相較,可謂“工力悉敵”。其中二聯,雖是感事寫景,意義比之崔詩中二聯深刻得多。結句寄寓愛君之忱,抒發憂國傷時的懷抱,意旨尤爲深遠。但李詩就氣魄而言,卻遠不及崔詩的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