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薊門

作者:祖詠

【原文赏析】

燕臺一去客心驚,笳鼓喧喧漢將營。
萬里寒光生積雪,三邊曙色動危旌,
沙場烽火侵胡月,海畔雲山擁薊城。
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注解
1、一去:一作“一望”。
2、三邊:漢幽、並、涼三州,其地皆在邊疆,後即泛指邊地。
3、危旌:高揚的旗幟。
4、投筆吏:漢班超家貧,常爲官府抄書以謀生,曾投筆嘆曰:“大丈夫當立功異域
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後終以功封定遠侯。
5、論功:指論功行封。
6、請長纓:漢終軍曾自向漢武帝請求,“願受長纓,心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後
被南越相所殺,年
韵译
一到燕臺眺望,我就暗暗吃驚;笳鼓喧鬧之地,原是漢將兵營。
江山積雪萬里,籠罩冷冽寒光;邊塞╄光映照,飄動高高旗旌。
戰場烽火連天,遮掩邊塞明月;南渤海北雲山,拱衛着薊門城。
少年時雖不象班超,投筆從戎;論功名我想學終軍,自願請纓。
评析
詩是弔古感今的。開首兩句說北望薊門,觸目驚心。起句突兀,暗用典故,說燕自郭隗、樂毅等士去後,即被秦所滅,故客心暗驚。又漢高祖曾身擊臧荼,故曰“漢將營”。因而清人方東樹說:“豈是時范陽已有萌芽耶?”(《昭昧詹言》卷十六)懷疑這是對安祿山的叛亂有所預感。頷聯、頸聯寫景雄麗。全詩扣緊一個“望”字,以“烽火”承“危旌”,以“雪山”承“積雪”。寫“望”中所見,抒“望”中所感,格調高昂詩。從軍事上落筆,着力勾畫山川形勝,意象雄偉闊大。爲尾聯抒發從戎之志做好鋪墊,使人讀了慷慨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