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子·晚天蕭索

作者:柳永 朝代:宋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晚天蕭索,斷蓬蹤跡,乘興蘭棹東遊。三吳風景,姑蘇臺榭,牢落暮靄初收。夫差舊國,香徑沒、徒有荒丘。繁華處,悄無睹,惟聞麋鹿呦呦。
想當年、空運籌決戰,圖王取霸無休。江山如畫,雲濤煙浪,翻輸范蠡扁舟。驗前經舊史,嗟漫載、當日風流。斜陽暮草茫茫,盡成萬古遺愁。

註釋
①蘭棹:畫船的美稱。
②三吳:說法不一,今採《水經注》之說,指吳興(浙江吳興)、吳郡(江蘇蘇州)、會稽(浙江紹興)。
③姑蘇臺榭:指姑蘇臺,在蘇州市郊靈巖山。春秋時吳王夫差與西施曾在此遊宴作樂。
④牢落:稀疏。
⑤香徑:指採香徑,在靈巖山上,是當年吳國宮女採集花草所走之路。
⑥麋鹿呦呦:呦呦,鹿鳴之聲。吳國大夫伍員曾諫夫差拒絕越國求和,夫差不聽。伍員認爲夫差如此一意孤行,必將亡國,吳王宮殿不久也將變成廢墟,故憤言:“臣今見麋鹿遊姑蘇之臺也。”
⑦圖王取霸:指吳越爲建立王霸事業而紛爭圖謀。
⑧翻輸:反不如。范蠡,春秋末政治家,曾協助越王勾踐復國滅吳,功成後乘扁舟泛遊於太湖中,避免了殺身之禍。
⑨前經舊史:前人的重要著作和史記。

賞析

  此詞以“晚秋”作爲背景,抒發了詞人弔古傷今的歷史感慨。柳永的遊蹤,從汴京出發,經汴河東下至江淮一 帶,再向南到鎮江、蘇州、杭州,隨着他的愈走愈遠,他內心因羈旅生涯而引發的傷感情緒,也愈來愈濃,到達蘇州時遊姑蘇臺就寫下了這首《雙聲子》。詞一開始即以“晚天蕭索”來渲染氣氛,引起下文。接着兩句“斷蓬蹤跡,乘興蘭棹東遊”,前句寫自己似斷根的蓬草隨風飄蕩,因仕途坎坷不甚得意,而發牢騷之語。後句則表示自己隨遇而安,不妨盡情歡笑,故乘興蘭棹東遊。接下來“三吳風景,姑蘇臺榭,牢落暮靄初收”,囂鬧繁華的城市已經是遠遠地消失,清冷荒涼的歷史陳跡觸目驚心地撲入眼簾,境界頓時開闊,並把人帶入歷史的回憶中去。緊接着便以層層鋪敘之法,推出“夫差舊國”,昔日的香徑已成荒丘,繁華似錦的姑蘇臺榭如伍子胥所預言的那樣成了野鹿出沒之所,那些風流豪奢都隨着時間的推移而煙消雲散了。換頭之後詞人進一步拓開詞境,“想當年”三句,在讀者面前展現了一幅歷史畫面,吳王夫差與越王勾踐的你爭我奪,到頭來只是一場空!用一“空”字冠於“運籌決戰”之前,具有了歷史的穿透力,使詞作的主題得到深化。而當人們從歷史的紛爭中又回到現實時,放眼遠眺,只見“江山如畫,雲濤煙浪”,山河依舊,人事全非,只有那激流勇退的范蠡,在越國勝利之後,隨即駕扁舟逍遙於五湖的明智之舉,使人至今仍十分歎服。在這樣的歷史反思之中,功名、利祿,一切都被淡化了,當然詞人的坎坷不平也愈來愈隨之消解了。“驗前經舊史”三句,以“前經舊史”驗之,當時記載的風流人物和他們那轟轟烈烈的事業,早已消失到歷史的長河之中,現在只剩下“斜陽暮草茫茫”,令人勾起“萬古遺愁”。

  柳永詞的風格一般是豔而柔,但本詞卻表現了他的另一面,即對現實遭遇的不滿和怨嘆,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本詞以深秋蕭索、黯淡的景色爲背景,展開了歷史與現實、繁華與荒涼、圖王取霸與江湖隱者之間錯綜的對比,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柳永以詞抒寫登臨懷古之思,感懷身世之情,具有“初發軔”的意義,在拓寬詞的內容方面對後世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項安世《平齋雜說》說他的“長調尤能以沉雄之魄,清勁之氣,寄奇麗之情,作揮綽之聲”。這個評價是比較客觀準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