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一別家山音信杳

作者:施耐庵 朝代:明代 标签:閨怨

【原文赏析】
一別家山音信杳,百種相思,腸斷何時了。燕子不來花又老,一春瘦的腰兒小。
薄倖郎君何日到,想自當初,莫要相逢好。好夢欲成還又覺,綠窗但覺鶯啼曉。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自從離別家鄉音信無蹤,千百種相思,令人斷腸傷情。燕子不飛來花又凋零,一春瘦得衣帶寬鬆。
負心的郎君何日回程,回想起當初,不如不相逢。剛要做成好夢又被驚醒,紗窗外傳來鶯啼聲聲。

註釋
①蝶戀花:《水滸傳》:“燕青頓開喉咽,手拿象板,唱漁家傲一曲。”但根據該詞的音律,其詞牌應爲蝶戀花,書中所標詞牌有誤。
②薄倖:薄情、負心。杜牧《遣懷》:“十年—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③覺:睡醒。
④綠窗:綠紗窗。

鑑賞

  這首詞是《水滸傳》第八十一回《燕青月夜遇道君,戴宗定計出樂和》中,浪子燕青在李師師處爲宋徽宗皇帝所唱的一詞作。

  這首詞的上片五句,描述的是一位遠離家鄉,天涯飄泊、淪落風塵的女子。她自從離開家以後,便從此與家裏的親戚友人斷了聯繫,這種種的相思涌上心頭令人傷心腸斷。因爲春天逝去而傷感,看見花而凋謝不禁落淚。又過了一個春天,她越發的顯得憔悴瘦損了。

  詞下片五句,同樣也是描述了一位女子。她所遇到的又是一個負心的郎君,輕易地就將她拋棄,給她留下的是無窮、無盡的悔恨,後悔當初不該與他相識相愛。“好夢欲成還又覺,綠窗但覺鶯啼曉”,結句曲折含蓄,餘韻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