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柑者言

作者:劉基 朝代:明代 标签:古文觀止

【原文赏析】
  杭有賣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潰。出之燁然,玉質而金色。置於市,賈十倍,人爭鬻之。
  予貿得其一,剖之,如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幹若敗絮。予怪而問之曰:“若所市於人者,將以實籩豆,奉祭祀,供賓客乎?將炫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爲欺也!”
  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食吾軀。吾售之,人取之,未嘗有言,而獨不足子所乎?世之爲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 峨大冠、 拖長紳者,昂昂乎廟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業耶?盜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廩粟而不知恥。觀其坐高堂,騎大馬,醉醇醴而飫肥鮮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無以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其憤世疾邪者耶?而託於柑以諷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杭州有個賣水果的人,擅長貯藏柑橘,經過冬夏也不腐爛,拿出它們的時候還是光彩鮮明的樣子,玉石一樣的質地,金燦燦的顏色。放到市場上(賣),價格高出(普通柑橘)十倍,人們爭相購買他的柑橘。
  我買了一個,切開它,像有股煙直撲口鼻,看它的裏面,幹得像破爛的棉絮。我對此感到奇怪,問他說:“你賣給別人的柑橘,是將要用來裝滿在盛祭品的容器中,供奉神靈、招待賓客的嗎?還是要炫耀它的外表用來迷惑傻瓜和瞎子的嗎?你做這種欺騙人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分了。”
  賣柑橘的人笑着說:“我從事這個行業已有好多年了。我依靠這個用來養活自己。我賣它,別人買它,不曾有人說過什麼的,卻唯獨不能滿足您的要求嗎?世上做欺騙的事的人不少,難道只有我一個嗎?你沒有好好的思量啊。現在那些佩戴虎形兵符、坐在將軍坐席上的人,威武的樣子,好像是捍衛國家的將才,他們果真能給出(有)孫武、吳起的謀略嗎?那些戴着高帽子,拖着長長帶子的人,器宇軒昂的樣子像是朝廷中有本事的人,他們果真能夠建立伊尹、皋陶的業績嗎?盜賊興起卻不懂得抵禦,百姓困苦卻不懂得救助,官吏狡詐卻不懂得禁止,法度敗壞卻不懂得治理,白白地浪費國家糧食卻不懂得羞恥。看看那些坐在高堂上,騎着大馬,喝着美酒,吃着美食的人,誰不是高大的外表,令人敬畏,顯赫過人,值得效仿?可是無論到哪裏,又有誰不是外表如金似玉、內心破敗得像破絮呢?現在你看不到這些現象,卻只看到我的柑橘!”
  我默默地沒有話用來回答。回來思考這賣柑人的話,(覺得他像)是像東方朔那樣詼諧多諷、機智善辯的人。難道他是對世間邪惡現象激憤痛恨之人嗎?因而借托柑橘用來諷刺嗎?

註釋
涉:經過,經歷。
潰:腐爛,腐敗。
燁(yè)然:光彩鮮明的樣子。
玉:像玉石一樣。
賈(jià):同“價”,價錢。
鬻(yù):這裏是買的意思。
貿:買賣,這裏是買的意思。
若:像,好像。
敗絮:破敗的棉絮。
若:你
實:填滿,裝滿。
籩豆:古代祭祀時盛祭品用的兩種器具。籩,竹製的食器。豆,木製、陶製或銅製的食器。
炫(xuàn):同“炫”,炫麗。
惑:迷惑,欺騙。
愚瞽:愚蠢的人和瞎子。瞽(gǔ),瞎子。
爲:做。
欺:欺騙人的事。
業:以···爲職業。
賴:依賴,依靠。
食(sì):同“飼”,這裏有供養、養活的意思。
夫:那些。
虎符:虎形的兵符,古代調兵用的憑證。
皋(gāo)比(pí):虎皮,指將軍的坐席。比,通“皮”,毛皮。
洸洸(guāngguāng):威武的樣子。
干城之具:捍衛國家的將才。幹,盾牌,文中意爲捍衛。乾和城都用以防禦。具,將才。
孫、吳:指古代著名軍事家孫武和吳起。
略:謀略
峨:高高地,指高戴。
拖長紳:拖着長長的腰帶。紳,古代士大夫束在外衣上的帶子。
昂昂:器宇軒昂的樣子。
廟堂:指朝廷。
器:才能,本領,這裏指“有才能的人”。
伊、皋:指古代著名政治家伊尹和皋陶(yáo)。
業:功業。
起:興起。
御:抵禦。
斁(dù):敗壞。
坐:坐在高位的意思,指那些在高位上卻不幹正事。
糜:通“靡”,浪費。
廩粟:國家發的俸米。
醉:醉飲。
飫(yù):飽食。
巍巍:高大的樣子。
赫赫:顯赫的樣子。
象:模仿。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比喻外表華美,內質破敗。
類:像。
東方生:指東方朔。漢武帝時曾任太中大夫,性格詼諧,善於諷諫。
滑稽(古書中讀作gǔ jī)之流:指詼諧多諷、機智善辯的人。
疾:憤恨。
託:假託。

文言現象

通假字
1.賈:通“價”,價格。
2.炫(xuàn):通“炫”,炫耀。
3.食:通“飼”,這裏有供養,養活的意思。
4.比:通“皮”,這裏指毛皮
5.糜:通“靡”,浪費。

詞類活用
⒈吾業是有年矣:以……爲業,名詞的意動用法
⒉洸洸乎干城之具也:盾牌,這裏是保衛的意思,名詞用作動詞
⒊峨大冠、拖長紳者:高戴,形容詞用作動詞
⒋予怪而問之曰:以……爲怪,形容詞作意動

簡析
  本文是一篇寓言體散文,由買賣一個壞了的柑橘的小事引起議論,假託賣柑者的一席話,以形象、貼切的比喻,揭示了當時盜賊蜂起,官吏貪污,法制敗壞,民不聊生的社會現實,有力地諷刺了那些冠冕堂皇、聲威顯赫的達官貴人們本質上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欺世盜名的人物,從而有利抨擊了元末統治者及統治集團的腐朽無能還有社會當下的黑暗,抒發了作者憤世嫉俗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