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動·柳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詠物

【原文赏析】
十里東風,嫋垂楊、長似舞時腰瘦。翠館朱樓,紫陌青門,處處燕鶯晴晝。乍看搖曳金絲細,春淺映、鵝黃如酒。嫩陰裏,煙滋露染,翠嬌紅溜。
此際雕鞍去久。空追念郵亭,短枝盈首。海角天涯,寒食清明,淚點絮花沾袖。去年折贈行人遠,今年恨、依然纖手。斷腸也,羞眉畫應未就。

註釋
⑴花心動:詞牌名。雙調,一百零四字,上片十句四仄韻,下片九句五仄韻。
⑵細:一本作“衫”,一本作“袖”,一本作“綬”。
⑶去年:一本作“遠年”,一本作“年年”。

鑑賞

  “十里”兩句,狀柳枝。“十里”,極言柳樹之多。言在和煦的東風吹拂下,無數柳枝臨風嫋嫋飄飛,這多麼像那些舞女翩翩而舞時婀娜多姿的瘦腰身啊。“翠館”三句,贊春天。言在春天裏,樓館增色,巷陌鬧盈,豔陽之下到處鶯歌燕舞,喜氣洋洋。句中“翠”、“朱”、“紫”、“青”色彩繽紛,“燕鶯鬧盈”,滿目動態,所有這些都是爲了突出繁華春日的多彩景色。“乍看”兩句,述柳色。此言纖細的柳枝上長着金黃色的茸茸嫩芽,在春陽掩映下迎風搖曳,冷眼一見,能會聯想起鵝黃似的酒色。“嫩陰裏”三句,描述柳樹下的花草。言柳枝剛剛發芽,柳蔭淺淡,樹底下的花草經過煙霞、露水的滋潤,顯得愈加嬌翠鮮紅。

  “此際”兩句,由“柳”字引申出“留”不住的遊子。言遊子從這兒出發,羈遊在外已經很久了。留在這裏的伊人,只能不時來到這離別時的郵亭邊,手撫柳樹上折柳送別的斷枝處,昂首盼望那遊子早日歸來。“海角”三句,述伊人苦候遊子不至的哀痛。當寒食清明時節,柳絮漫天飄揚,伊人仍來柳樹下苦候遠隔天涯海角的遊子歸來,但卻始終杳無音訊。因此悲傷得淚點和着柳絮沾滿了衣袖。“去年”四句,承上,狀思念遊子的伊人。此言她去年就在這郵亭邊折柳贈別遊子,並且囑咐他早日歸來。可恨今年她仍舊站在這兒撫摸斷枝盼望着,但他卻仍未歸來。這種“生別離、思斷腸”的愁緒,佔去了她全部的空餘時間,甚至連婦女們日常應做的梳洗、畫眉的打扮工作,也顧不上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