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樓春·別後不知君遠近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自從分別之後,不知你已經到了何方?眼裏心中都是淒涼與愁悶,生出不盡的憂愁!你越走越遠,最後竟斷了音信;江水是何等的寬闊,魚兒深深地遊在水底,我又能向何處去打聽你的消息?
昨夜裏大風吹得竹林處處作響,傳遞着深秋的韻律,每一片葉子的聲響都似乎在訴說着怨惱。我有心斜倚着單枕,希望夢中能與你相遇,可惜夢做不成,無奈燈芯,又在秋風中燃成燼。

註釋
⑴魚沉:古人有魚雁傳書之說,魚沉,謂無人傳言。
⑵秋韻:即秋聲。此謂風吹竹聲。
⑶攲([qī]第一聲):倚、依。
⑷燼([jìn]第四聲):火燒剩餘之物,此指燈花。

賞析

  這是一首別後相思愁緒之詞,是作者的早期作品。它受五代花間詞的影響,以代言體(即女性第一人稱方式)形式表達了閨中思婦深沉悽婉的離情別緒。全詞以景寓情,情景交融,詞境委婉曲折、深沉精細而又溫柔敦厚。

  發端句“別後不知君遠近”是恨的緣由。因不知親人行蹤,故觸景皆生出淒涼、鬱悶,亦即無時無處不如此。“多少”,“不知多少”之意,以模糊語言極狀其多。三、四兩句再進一層,抒寫了遠別的情狀與愁緒。“漸行漸遠漸無書”,一句之內重複疊用了個“漸”字,將思婦的想象意念從近處逐漸推向遠處,彷彿去追尋愛人的足跡,而雁絕魚沉,無處尋蹤。“無書”應首句的“不知”,且欲知無由,她只有沉浸在“水闊魚沉何處問”的無窮哀怨之中了。“水闊”是“遠”的象徵,“魚沉”是“無書”的象徵。“何處問”三字,將思婦欲求無路、欲訴無門的那種不可名狀的愁苦,抒寫得極爲痛切。

  詞作從過片以下,深入細膩地刻劃了思婦的內心世界,着力渲染了她秋夜不寐的愁苦之情。風竹秋韻,原是“尋常景物”,但在與親人遠別,空牀獨宿的思婦聽來,萬葉千聲都是離恨悲鳴,一葉葉一聲聲都牽動着她無限愁苦之情。“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思婦爲了擺脫苦況的現實,急於入睡成夢,故特意斜靠着孤枕,幻想在夢中能尋覓到在現實中尋覓不到的親人,可是夢終未成,而最後連那一盞作伴的殘燈也熄滅了。“燈又燼”一語雙關,閨房裏的燈花燃成了灰燼,自己與親人的相會也不可能實現,思婦的命運變得像燈花一樣悽迷、黯淡。詞到結句,哀婉幽怨之情韻嫋嫋不斷,給人以深沉的藝術感染。

  劉熙載雲:“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此語精闢地指出了歐詞婉約深沉的特點。以此詞而言,這種風格表現得極爲明顯。全詞抒情與寫景兼融,景中寓婉曲之情,情中帶悽清之景,將閨中思婦深沉悽絕的別恨表現得深曲婉麗,淋漓盡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