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秦娥·秋蕭索

作者:黃機 朝代:宋代 标签:秋天

【原文赏析】
秋蕭索。梧桐落盡西風惡。西風惡。數聲新雁,數聲殘角。
離愁不管人飄泊。年年孤負黃花約。黃花約。幾重庭院,幾重簾幕。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秋天的景象蕭索,西風淒厲,使梧桐落盡葉子,又送來了幾聲新燕的鳴叫聲,幾聲稀疏的號角聲。秋景秋聲都那麼悲涼,促動遊子思歸的心。四處漂泊,又加上離愁時時壓着心頭。當初分別時曾相約在秋天菊花盛開時重逢,然而年年辜負了這約會的日期,無法相見。遙想在那深深的庭院裏、重重的簾幕內,對方一定不知怎樣地在忍受着這相思的煎熬和獨處的寂寞。

註釋
⑴孤負:辜負。
⑵黃花:菊花。

鑑賞
  這首詞寫遊子的傷秋懷人之情。首句寫出了獨處孤旅,雙在秋風葉落之時縈繞於遊子心中的渴求溫暖的呼喚,爲古今詞的一個歷久常新的主題的定下了蕭殺的基調。接着便展開具體描繪。“一葉落,天下盡知秋”,秋天,本來就容易引起離人的愁緒,更何況此時此刻已不是黃葉方飄的初秋,而是“梧桐落盡”的深秋呢?詞人於“西風”下着一“惡”字,感情色彩十分強烈。然而“西風”之“惡”還不止於落盡梧桐而已,作者巧藉此調疊句之格,在強調“西風惡”三字後,又引出“數聲新雁,數聲殘角”,幽咽淒厲,聲聲扣擊着遊子的心扉。這樣,整個上片寫出了一派濃重的秋意,爲下文寫遊子的愁緒渲染了氛圍。梧桐葉落、西風、雁聲等意象的描寫,爲下闕遊子的孤寂之情的抒發,奠定了基調。“離愁不管人飄泊”。離愁,本是遊子心中所生,這裏卻將它擬人化,“離愁”完全不顧及遊子四處飄泊的痛苦處境,久久不去,折磨着人的心靈。“不管”二字,包含着多少無可奈何之情!“年年孤負黃花約”,遊子的離愁如此難以排遣,原來更有着期約難踐的歉疚。想當初,臨別這際,自己與戀人相約在菊花開放的的秋天重逢。可是,花開幾度,人別數載,事與願違,年年負約,每念及此,怎不令人肝腸寸斷!緊接着,作者又用疊句將筆觸伸向天邊,從戀人的角度寫情。有味的是,作者只是描寫了她的居處:“幾重庭院,幾重簾幕”。然後,戛然而止,這就給讀者留下了馳騁想象的餘地。那深深庭院裏、重重簾幕中的人兒是怎樣忍受着相思的煎熬和獨處的孤寂,年復一年地翹首盼望遊子歸來,已是不言而喻了。總之,此篇以直筆寫遊子離愁,以墨寫閨人之幽怨,兩地相思,一種情愫,在蕭殺秋景的環境中,更顯得深摯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