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清都·秋感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秋天

【原文赏析】
萬里關河眼。愁凝處,渺渺殘照紅斂。天低遠樹,潮分斷港,路回淮甸。吟鞭又指孤店。對玉露金風送晚。恨自古、才子佳人,此景此情多感。
吳王故苑。別來良朋鴉集,空嘆蓬轉。揮毫記燭,飛觴趕月,夢銷香斷。區區去程何限。倩片紙、丁寧過雁。寄相思,寒雨燈窗,芙蓉舊院。

註釋
⑴宴清都:詞牌名。又名“四代好”。《清真集》、《夢窗詞集》併入“中呂調”。一百零二字,前片十句五仄韻,後片十句四仄韻。
⑵港:一本作“巷”。
⑶記:一本作“刻”。
⑷趕:一本作“趁”。
⑸程:一本作“情”。

鑑賞

  據詞中意,此詞應作於蘇妾即將離他而去,而詞人尚在淮地出差之時。

  “萬里”三句。言詞人身處廣袤的江淮平原,山山水水盡收眼底。在愁悶中凝視西方,茫茫暮色中夕陽正一點點地收斂起餘暉。“天低”三句。“斷江”、“淮甸”,即指詞人身處的江淮平原。因淮水出海口被黃河故道所奪,故淮河也稱“斷江”。“甸”,即澱。系淮河各處淤積成的湖泊,所以也叫“淮甸”。“天低”句,系孟浩然“野曠天低樹”句的脫胎換骨。此言詞人身在曠野,只見天邊的樹顯得異常低矮,潮汐在淮河的原入海處分道,大路在一個接一個的湖泊之間迂迴延伸。“吟鞭”兩句。言詞人的馬鞭遙指着遠處一個孤零零的路邊客店,說是將去那裏借宿一宵,並且可在那裏迎着習習涼風喝上幾杯“玉露酒”。“恨自古”兩句,承上作結。言從古至今有多少個才子佳人,如果面對着曠野、夕照、孤店、獨酌等的環境,一定會產生出許多寂寞淒涼的感觸。這正是馬致遠《天淨沙·秋思》“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所祖之處。“才子”,也是夢窗自況。

  “吳王”三句。“吳王故苑”,指蘇州吳地,此係夢窗多年寄居的“第二故鄉”。“蓬轉”,以蓬草乘風飄轉無定,喻詞人常年在外奔波,居無定所的生活。此言詞人離開蘇州後,不知道留在那兒的朋友們有沒有再聚會過。而自己卻羈留外地,遷居無常,命運多舛。“揮毫”三句,憶舊也。詞人緊接自己奔波在外的感嘆,想起從前在蘇州時與朋友集會歡宴秉燭揮毫,徹夜傳杯暢飲的快樂日子,如今就像做夢似的消失殆盡,連所愛的女子也杳無音信。詞人蘇妾離他而去,在這首詞中,略吐端倪。“區區”兩句。言自己雖歸程未定,路途遙遠,但這種區區小事難以阻隔得斷他的思念,所以他用片紙表達自己的心曲,並且反覆叮囑帶信的人一定要把信送到目的地。“寄相思”兩句。又用李商隱《夜雨寄北》“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詩意。而從“芙蓉舊院”一句也可看出,詞人思唸的是在蘇州西園故居“芙蓉舊院”中住着的蘇妾。此言詞人身居客中,追憶在蘇州家中曾與蘇妾挑燈夜話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