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歸·南園春半踏青時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
花露重,草煙低,人家簾幕垂。鞦韆慵困解羅衣,畫堂雙燕歸。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風和日麗,馬嘶聲聲,可以想踏青上車馬來往之景,青梅結子如豆,柳葉舒展如眉,日長氣暖, 蝴蝶翩翩,大自然中的生命都處在蓬勃之中。踏青過後,又盪鞦韆,不覺慵困,遂解羅衫小憩,只見堂屋前雙燕飛歸。

註釋
①日長:春分之後,白晝漸長。《春秋繁露》:“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
②慵困:懶散睏乏。
③歸:迴歸,回來。

賞析

  此詞描寫少婦因遊春有感而憶所思的無可排遣之情。 

  首句點明時序:芳春過半,踏青遊賞,戲罷鞦韆。由動境而歸靜境,寫其季節天色之氣氛,閨閣深居之感受,讀來宛如親歷。 

  次句“風和聞馬嘶”五字爲一篇關鍵,雖用筆閒淡,不揚不厲,而造境傳神,常人難及。“聞馬嘶”之寶馬振鬣長嘶,成爲古人遊春這一良辰美景之一種不可或缺的意象。時節已近暮春,青梅結子,小雖如豆,已過花時,柳盡舒青,如眉剪黛;而日長氣暖,蝴蝶不知從何而至,翩翩於花間草際,好一幅鬧春圖畫。“蝶蝶飛”以一動作點活了暮春之景。 

  過片“人家簾幕垂”極寫靜境。而“花露重,草煙低”,正與寫靜有關:花覺其露重欲滴,草見其煙伏不浮,正是極靜之物境心境下。 

  “鞦韆”句是寫靜至精微處,再以動態一爲襯染,然亦虛筆,而非實義。出鞦韆,寫戲罷鞦韆,只覺慵困,解衣小憩,已是歸來之後。既歸畫堂,忽有雙燕,亦似春遊方罷,相繼歸來。不說人歸,只說燕歸,以燕襯。人,物人一也,不可分辨。然而燕歸來,可知天色近晚,由此一切動態,悉歸靜境。結以燕歸,又遙與開篇馬嘶相呼應。於是春景芳情,渾然莫辯。

  前人謂“馮詞如古蕃錦,如周、秦寶鼎彝,琳琅滿目,美不勝收”。此詞寫仲春景色,豆梅絲柳,日長蝶飛,花露草煙,鞦韆慵困,畫樑雙燕,令人目不暇接。而人物踏青時的心情,則僅於“慵困”、“雙燕棲”中略予點泄,顯得雍容蘊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