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春怨·雨打江南樹

作者:王安石 朝代:宋代 标签:寫雨

【原文赏析】
雨打江南樹。一夜花開無數。綠葉漸成陰,下有遊人歸路。
與君相逢處。不道春將暮。把酒祝東風,且莫恁、匆匆去。

註釋
⑴傷春怨:詞牌名。據吳曾《能改齋漫錄》卷十六,此爲王安石夢中作。
⑵恁:音nèn,拿奮反,如此。

鑑賞

  這首詞上闋寫景,表明春色將殘。“雨打江南樹,一夜花開無數。”起首二句寫春到江南景色。江南多雨,連貴如油的春雨也不稍缺,所以“雨打江南樹”。“雨”是飄飄灑灑的細雨,是知時節的好雨,是杏花春雨江南的春雨,而不是孟浩然《春曉》中所寫的“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是催開百花的及時雨,而不是摧殘百花的風雨,所以下句才說“一夜花開無數”。“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杜甫《春夜喜雨》句)春雨降下,一夜之間,百花盛開,萬紫千紅的春天來到了。這是寫初春景色。但是好景不長,時不我待,轉瞬之間,陽春三月已過,就到暮春時節。“綠樹漸成陰,下有遊人歸路”。三四兩句寫暮春景色。隨着時間的推移,現在已經是“綠樹成陰果滿枝”了,花期已過,累累果實已經掛滿枝頭。古語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果樹下已有遊人踏出的歸路,說明花期已過,遊人漸少。上闋純寫春景,但寫景中已露惜春之意。

  下闋抒情,詞人慾留住春光。“與君相逢處,不道春將暮。”一二句寫詞人與他的摯友剛相逢,正欲共賞美麗春景,無奈已經到了暮春,花事已殘。這當然十分令人惋惜,於是詞人還想作最大努力,把春光留住:“把酒祝東風,且莫恁匆匆去。”作者無法,便把希望寄託東風身上。他端着酒杯,向東風祈禱:東風呀,你繼續地吹吧,不要匆匆而去。他知道,只要東風浩蕩,春意便不會闌珊。通過這一舉動,詞人的惜春之情、留春之意便躍然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