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海樓晚景·橫風吹雨入樓斜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标签:寫雨

【原文赏析】
橫風吹雨入樓斜,壯觀應須好句誇。
雨過潮平江海碧,電光時掣紫金蛇。

譯文
大風吹打雨水斜着飄進望海樓,壯麗的景觀應該用華美的辭句來誇讚。風雨過後潮水平靜江海碧澄,時時閃過的電光形成紫金般的龍蛇。

賞析

  《望海樓晚景》共有五首,這是其中第二首。有人認爲,蘇軾中的“橫風”、“壯觀”(“觀”在這裏讀第四聲,不讀第一聲)兩句,寫得不夠好。他既說“應須好句誇”,卻不着一字,一轉便轉入“雨過潮平”了。那樣就是大話說過,沒有下文。

  這話雖說不無道理,但蘇軾這樣寫,自是另有原因。第一,他是要寫一組望海樓晚景的詩,眼下還不想騰出筆墨來專寫忽來忽去的橫風橫雨。所以他只說“應須”,是留以有待的意思。第二,既然說得上“壯觀”,就須有相應的筆墨着力描寫,老把它放在“晚景”組詩中,是不太合適的,不好安排。

  蘇軾寫下這組詩後的第二年,他遊覽了有美堂,適逢暴雨,就立即寫了《有美堂暴雨》七律一篇,奇句驚人,是一首名作。應了他那“壯觀應須好句誇”的話了。

  其實在這首詩中,他的思想有過一段起伏變化。在開頭,他看到一陣橫風橫雨,直撲進望海樓來,很有一股氣勢,使他陡然產生要拿出好句來誇一誇這種“壯觀”的想法,不料這場大雨,來得既急,去得也塊,一眨眼間,風已靜了,雨也停了。就好像演戲拉開帷幕之時,大鑼大鼓,敲得震天價響,大家以爲下面定有一場好戲,誰知演員還沒登場,帷幕便又落下,毫無聲息了。弄得大家白喝了彩。蘇軾這開頭兩句,正是寫出人們(包括詩人在內)白喝了一通彩的神情。

  雨過以後,向樓外一望,天色暗下來了,潮水穩定地慢慢向上漲,錢塘江浩闊如海,一望如碧玉似的顏色。遠處還有幾朵雨雲未散,不時閃出電光,在天空裏划着,就像時隱時現的紫金蛇。

  這首詩寫的就是這樣一幅望海樓的晚景。開頭時氣勢很猛,好像很有一番熱鬧,轉眼間卻是雨收雲散,海闊天肯,變幻得使人目瞪口呆。其實不止自然界是這祥,人世間的事情,往往也是如此的。上了年紀的人,經歷的事情多了,會不止一次地遇到過類似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