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操·琅然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标签:抒情

【原文赏析】

  琅琊幽谷,山水奇麗,泉鳴空澗,若中音會,醉翁喜之,把酒臨聽,輒欣然忘歸。既去十餘年,而好奇之士沈遵聞之往遊,以琴寫其聲,曰《醉翁操》,節奏疏宕而音指華暢,知琴者以爲絕倫。然有其聲而無其辭。翁雖爲作歌,而與琴聲不合。又依《楚詞》作《醉翁引》,好事者亦倚其辭以制曲。雖粗合韻度而琴聲爲詞所繩的,非天成也。後三十餘年,翁既捐館舍,遵亦沒久矣。有廬山玉澗道人崔閒,特妙於琴,恨此曲之無詞,乃譜其聲,而請於東坡居士以補之雲。

  琅然,清圓,誰彈,響空山。無言,惟翁醉中知其天。月明風露娟娟,人未眠。荷蕢過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賢。
  醉翁嘯詠,聲和流泉。醉翁去後,空有朝吟夜怨。山有時而童顛,水有時而回川。思翁無歲年,翁今爲飛仙。此意在人間,試聽徽外三兩弦。

註釋
⑴琅然:謂聲音清朗響亮。琅,音郎。
⑵娟娟:①明媚貌。②姿態優美貌。③長曲貌。
⑶蕢:音愧,草筐也。《論語·憲問》有“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
⑷童顛:謂山無草木,如童稚之首也。
⑸徽:琴徽,系弦之繩。後亦指七絃琴面十三指示音節之標識。

賞析

  據蘇軾自序可知,此作是爲琴曲《醉翁操》所譜寫的一首詞。醉翁,即歐陽修。《醉翁操》,是太常博士沈遵據歐公慶曆中謫守滁州時在琅琊幽谷所聞天籟之聲,以琴寫之,譜制而成的琴曲。蘇軾此詞,即是專門爲這一天生絕妙之曲譜寫的。詞中寫鳴泉及其和聲,能將無形之聲寫得真實可感,足見詞人對於大自然造化之工的深切體驗。

  詞的上片寫流泉之自然聲響及其感人效果。“琅然,清圓,誰彈,響空山”。四句爲鳴泉飛瀑之所謂聲若環佩,創造出一個美好意境。琅然,乃玉聲。《楚辭·九歌》曰:“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此用以狀流泉之聲響。清圓兩字,這裏是用來說泉聲的清越圓轉。在這十分幽靜的山谷中,是誰彈奏起這一絕妙的樂曲?如此以來,動靜之趣立現。

  “無言,惟翁醉中知其天。”是對上面設問的回答:這是天地間自然生成的絕妙樂曲。這一絕妙的樂曲,很少有人能得其妙趣,只有醉翁歐陽修能於醉中理解其天然妙趣。此句依然是寫流泉聲響之無限美妙。“月明風露娟娟,人未眠。”從聲響所產生的巨大感人效果來寫流泉聲響之美妙:在此明月之夜,人們因爲受此美妙樂曲所陶醉,遲遲未能入眠。“荷蕢過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賢。”二句說這一樂曲如何打動了荷蕢者。詞作將此流泉之聲響比作孫子之擊磬聲,用荷蕢者對擊磬聲的評價,頌揚流泉之自然聲響。

  下片寫醉翁的嘯詠聲及琴曲聲。“醉翁嘯詠,聲和流泉。”二句照應上片之只有醉翁歐陽修才能得其天然妙趣的意思。寫歐陽修曾作醉翁亭於滁州,在琅琊幽谷聽鳴泉,且嘯且詠,樂而忘還,天籟人籟,完全融爲一體。“醉翁去後,空有朝吟夜怨。”說醉翁離開滁州,流泉失去知音,只留下自然聲響,但此自然聲響,朝夕吟詠,似帶有怨恨情緒。“山有時而童顛,水有時而回川。”說時光流轉,山川變換,琅琊諸峯,林壑尤美,並非永遠保持原狀。童顛,指山無草木。而水,同樣也不是永遠朝着一個方嚮往前流動的。這句的意思是,琅琊幽谷之鳴泉也就不可能完美地保留下來。“思翁無歲年,翁今爲飛仙。”說,山川變換,人事變換,人們因鳴泉而念及醉翁,而醉翁卻已化仙而去。此處用“飛仙”之典,謂醉翁化爲飛仙,一去不復返,鳴泉之美妙,也就再也無人聆賞了。

  結句“此意在人間,試聽徽外三兩弦”說,鳴泉雖不復存在,醉翁也已化爲飛仙,但鳴泉之美妙樂曲,醉翁所追求之絕妙意境,卻仍然留在人間。詞作最後將着眼點落在琴聲上,突出了全詞的主旨。

  這首詞句式及字聲配搭非常奇特。開頭四句,“琅然,清圓,誰彈,響空山。”只有一個仄聲字(“響”),其餘都是平聲。接着二句亦然。這樣的安排,與此曲所屬宮調有關。同時,上下兩結句作七言拗句,也是特意安排的。故鄭文焯曰:“讀此詞,髯蘇之深於律可知。”(《鄭文焯手批〈東坡樂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