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桐·重過閶門萬事非

作者:賀鑄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空牀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註釋
閶(chāng)門:蘇州城西門,此處代指蘇州。
何事:爲什麼。
梧桐半死:枚乘《七發》中說,龍門有桐,其根半生半死(一說此桐爲連理枝,其中一枝已亡,一枝猶在),斫以制琴,聲音爲天下之至悲,這裏用來比擬喪偶之痛。
清霜後:秋天,此指年老。
原上草二句,形容人生短促,如草上露水易幹。語出《薤露》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晞:(xī)幹。
舊棲:舊居,指生者所居處。新壠:新墳,指死者葬所。

創作背景

  賀鑄,一生輾轉各地擔任低級官職,抑鬱不得志,晚年定居蘇州。這首詞是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1101)作者從北方回到蘇州時悼念亡妻所作。

  賀鑄妻趙氏,爲宋宗室濟國公趙克彰之女。趙氏,勤勞賢惠,賀鑄曾有《問內》寫趙氏冒酷暑爲他縫補冬衣的情景,夫妻倆的感情很深。

鑑賞

  這是一首情深辭美的悼亡之作。賀鑄年近50閒居蘇州三年,其間與他相濡以沫、甘苦與共的妻子亡故,今重遊故地,想起亡妻,物是人非,作詞以寄哀思。

  這首情真意切、哀傷動人的悼亡詞,成爲文學史上與潘岳《悼亡》、元稹《遣悲懷》、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等同題材作品並傳不朽的名篇。 

  上片“重過閶門萬事非 ,同來何事不同歸 ”兩句 ,寫他這次重回蘇州經過閶門,想起從前與妻子同住蘇州的歲月,如今閶門依舊,然而妻子已經不在了,不覺慨嘆物是人非。即“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兩句,借用典故,用半死梧桐和失伴鴛鴦比喻自己知天命之年卻成爲鰥夫,孑身獨存的苦狀,寂寞之情,溢於言表。

  過片“原上草 ,露初晞“ 同樣用典,既是對亡妻墳前景物的描寫,又借露水哀嘆妻子生命的短暫。

  下片接着:“舊棲新壟兩依依。"舊棲指生者即作者之居,新壟是逝者即亡妻所在。居所依依,卻天人永隔。

  “空牀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夜間輾轉難眠中,昔日妻子挑燈補衣的情景歷歷在目,卻再難重見。抒發了對妻子深切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