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桑子·殘霞夕照西湖好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殘霞夕照西湖好,花塢蘋汀,十頃波平,野岸無人舟自橫。
西南月上浮雲散,軒檻涼生。蓮芰香清。水面風來酒面醒。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西湖風光好,你看那夕陽映着晚霞的暮色,岸上的花塢,長滿水草的小洲一片橙紅。寬廣的湖面波平似鏡,小船橫靠在那靜寂無人的岸邊。浮雲消散,西南方露出了明月。傍水的欄杆邊上涼風習習,帶來了陣陣蓮荷清香。這拂水的涼風,吹醒了遊人的酒意。

註釋
①西湖:指潁州西湖。
②塢:湖岸凹入處。
③汀:水中洲。
④軒檻:長廊前木欄干。
⑤芰:即菱。

賞析一

  “殘霞夕照”是天將晚而未晚、日已落而尚未落盡的時候。“夕陽無限好”,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人歌詠過這一轉瞬即逝的黃金時刻。歐陽修沒有直寫景物的美,而是說“霞”已“殘”,可見已沒有“熔金”、“合璧”那樣絢麗的色彩了。但這時的西湖,作者卻覺得“好”。好就好在“花塢蘋汀”。在殘霞夕照下所看到的是種在花池裏的花,長在水邊或小洲上的蘋草,無一字道及情,但情卻寓於景中了。“十頃波平 ”,正是歐陽修在另一首《 採桑子》裏寫的“無風水面琉璃滑”。波平如鏡,而且這“鏡面”浩渺無邊。“野岸無人舟自橫”,這句出自韋應物《滁州西澗 》詩“ 野渡無人舟自橫”。作者改“渡”爲“岸”,說明“舟自橫”是由於當日的遊湖活動結束了,因此這“無人”而“自橫”的“舟”,就更襯托出了此刻“野岸”的幽靜沉寂。

  “西南月上”,殘霞夕照已經消失。月自西南方現出,因爲不是滿月,所以雖在“浮雲散”之後,這月色也不會十分皎潔。這種色調與前面的淡素畫圖和諧融洽,見出作者用筆之細。“軒檻涼生”,這是人的感覺。直到這時才隱隱映現出人物來。至此可知,上片種種景物,都是在這“軒檻”中人的目之所見,顯然他在這裏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這裏,作者以動寫靜,一切都是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使人們彷彿置身紅塵之外。

  “蓮芰香清,水面風來酒面醒。”“水面風來”,既送來蓮香 ,也吹醒了人的醉意。原來他喝醉了酒,就這麼長時間地悄無聲息地沉浸在“西湖好”的美景中。這位潁州西湖的“舊主人”懷着無限深情,譜出了一曲清歌。

  歐公在此詞中借嘯傲湖山而試圖忘記仕途的坎坷不平,表達了視富貴如浮雲的情趣。詞中用語平實卻極有表現力。

賞析二
  這首詞,上片描繪載酒遊湖時船中絲竹齊奏、酒杯頻傳的熱鬧氣氛。下片寫酒後醉眠船上,俯視湖中,但見行雲在船下浮動,使人疑惑湖中別有天地。整首詞寓情於景,寫出了作者與友人的灑脫情懷。下片寫醉後俯視湖水,只見白雲朵朵,飄於船下。船在移動,雲也在移動,似乎人和船在天上飄飛。“空水澄鮮”一句,本於謝靈運《登江中孤嶼》“雲日相暉映,空水共澄鮮”,言天空與湖水同是澄清明淨。這一句是下片的關鍵。兼寫“空”、 “ 水”,綰合上句的“雲”與“舟”。下兩句的 “俯”與“仰”、“湖”與“天”,四照玲瓏,筆意俱妙,雖借用成句,而恰切現景,妥貼自然,如同己出。“俯仰留連”四字,又是承上啓下過渡之筆。從水中看到藍天白雲的倒影,他一會兒舉頭望天,一會兒俯首看水,被這空闊奇妙的景象所陶醉,於是懷疑湖中別有一個天宇在,而自己行舟在兩層天空之間。 “疑是湖中別有天”,用“疑是”語,是就其形貌來說。說“疑”者非真,說“是”者誠是,“湖中別有天”的體會,自出心裁,給人以活潑清新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