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角兒·亳社觀梅

作者:晁補之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絕。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徹。
佔溪風,留溪月。堪羞損、山桃如血。直饒更、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花開的時候象雪,凋謝的時候仍然像雪,在百花之中的確是絕無僅有。散發出來的清香不在花蕊,也不在花萼,而是從骨子裏飄蕩出來的,清香透徹。   
佔盡了從小溪吹來的輕風,留住了小溪中的明月,使那紅得似血的山桃花也羞慚得減損了自己的容顏。即使仍然花影稀疏清香淡淡,終究另有一種非其他媚俗之花可與之相比的情致。

註釋
鹽角兒:詞牌名。
亳社:指亳州(今安徽亳縣)祭祀土地神的社廟。
花中奇絕:花中奇物而絕無僅有。
骨中香徹:梅花的香氣是從骨子裏透出來的。
堪羞損、山桃如血:可以使那紅得似血的山桃花羞慚而減損自己的容顏。堪,可以,能夠。
直饒更、疏疏淡淡:即使枝葉花朵再疏淡。從然,即使。
終有一般情別:終究另有一種情致(非其他媚俗之花可比)。

賞析

  這首詞作於宋哲宗紹聖二年,作者從齊州知州貶爲亳州通判之際,是一首詠物之作。作者通過對梅花的色、香、形的描寫,讚美梅花的骨中香徹與別有情致。     上闕:寫梅花如雪的顏色與透骨的清香。

  “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絕”三句集中筆墨,用重複疊句而略更數字的方法極寫梅花顏色的奇絕。突出了梅花顏色的與衆不同。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透徹”三句與前三句運用了相同的表現手法,寫出了梅花與衆不同的另一個方面——香,告訴人們,梅花的清香不是從花蕊散發出來的,也不是從花萼散發出來的,而是從骨子裏透出來的,突出描寫了梅花的香徹透骨的特點。與“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絕”聯繫起來看,上下兩聯似對非對,遣詞靈動,看似無意,實則工於運筆。

  下闕:以山桃作比襯,刻畫梅花神韻和品格。

  “佔溪風,留溪月,堪羞損、山桃如血”,運用對比的手法,以山桃花襯托梅花非凡的神韻。梅花非但獨佔了小溪的輕風和明月,還將那鮮豔無比的紅紅的山桃花羞怯慚愧得減損了幾分顏色,可見梅花的氣質和神韻的超凡脫俗。

  “直饒更、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寫梅花的另一大特點,縱然枝葉花影稀疏,清香淡淡,最終還是別有一番媚俗之花所不能與之媲美的超凡情致,枝疏有疏落橫斜籬落之韻,香淡有清香淡雅之美,這便是梅花高潔的品格。

  在這首詠梅詞中,詞人寫的是梅花的非凡的神韻和高潔的品格,實際也是自己所嚮往的人格的寫照,詞人在梅花的高潔的品格中寄託了自己的志趣和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