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綠蕪牆繞青苔院

作者:陳克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綠蕪牆繞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階飛。烘簾自在垂。
玉鉤雙語燕。寶甃楊花轉。幾處簸錢聲。綠窗春睡輕。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綠草叢生的圍牆,環繞着長滿青苔的庭院,庭院中日色隔隔芭樵葉兒倦。蝴蝶在臺階上翩翩起飛,帷簾在微風裏自在飄垂。白玉的簾溝上一雙燕兒低語呢喃,共垣的四周楊花柳絮飄旋飛轉。幾處傳出簸錢爲戲的嬉鬧聲,綠簾里正做着淡淡的春夢。

註釋
蕪:音無,田野荒廢,叢生野草。
簸錢:擲錢爲戲以賭輸贏。
甃:音皺,井壁;井。

賞析

  《白雨齋詞話》雲:“陳子高詞溫雅閒麗,暗合溫、韋之旨。”這首詞的特點,即在一個“閒”字。李白有《山中問答》:“問餘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心自閒”,指身棲碧山的閒適之趣,而讀者即在那“笑而不答”的啓示下發出會心的微笑。這首詞也是着眼於“閒適”而又意在言外,使人心領神會,悠然自得。陳振孫、賙濟等都稱陳克詞“格韻極高”,大約就是指他詞中那種“不着一字,盡得風流”的韻致而言吧。

  這首詞通篇寫景,而人物的內心的活動即妙合於景物描繪之中,“情景名爲二,而實不可離,神於詩者妙合無垠。巧者則情中景,景中情。”(《夕堂永日緒論》)上片展現映入簾內之人眼中的庭院景象,由遠而近,由靜到動。首句寫院牆,其上綠草雜生,圍住寂寂庭院,院內青苔滿地,可見人跡罕至,古詩亦有云:“並由履跡少,一夜上階生。”“中庭”句指正午時分陽光淡淡投上蕉葉,“卷”字形容蕉葉捲心,姿態自然。李清照詞曰:“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捲有餘情。”蕉葉大而遮蔭,庭院因而顯得幽深。“蝴蝶”句點出階前無人,出入花叢林間的蝶兒也款款而來。末句只寫簾兒輕垂,隨風微動,“一行珠簾閒不卷”,簾內之人的所見所感則含蓄不露,“‘池塘生春草’、‘蝴蝶飛南園’、‘明月照積雪’,皆心中目中與相融浹,一出語時,即得珠圓玉潤,要亦各視其所懷來而與景相迎者也。”(《夕堂永日緒論》)此是指客觀自然景物與詩人自身感受兩者能和諧並相互滲透而言。這首詞上片寫庭院的幽靜自然,詞人的閒適心情,兩者交相融合,韻味雋永。

  下片“玉鉤”句從“風簾自在垂”而來。燕子多在人家樑間作巢,出入房櫳,“還相雕樑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穿簾海燕雙飛去。”由於珠簾不卷,玉鉤空懸,雙雙燕子,呢喃其上,聽來是那樣低軟柔和,真是比“迷離曉夢啼鶯”還要悠忽。“寶甃”句寫楊花飄颺旋轉於井垣四周,優遊自如,“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楊花。”這是庭中景物再現於迷夢之中,“幾處”句,依稀聞得簸錢爲戲的聲音。王建《宮詞》雲:“暫向玉華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笑語嬉鬧,都在隱約之間。這些景物描寫給人的印象是似有若無,不可捉摸。

  末句方始點出人物,綠窗之下,午夢悠悠,一“輕”字形容似睡非睡,若夢非夢,蘇軾有“紅窗睡重不聞鶯”之句,李清照詞雲:“濃睡不消殘酒。”“輕”就是和“重”、“濃”相對而言。睡重故不聞鶯啼,濃睡乃不消殘酒,而睡輕則燕語、花飛和簸錢聲都如有所聞,若有所見,這種朦朧的景象與詞人悠閒的心情亦是相和諧而滲透的,所構成的意境是閒適而又多意外之趣。正如郭忠恕畫天外數峯,略有筆墨,而意在筆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