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兒媚·酣酣日腳紫煙浮

作者:范成大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腳紫煙浮。妍暖破輕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氣,午夢扶頭。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_紋愁。溶溶泄泄,東風無力,欲皺還休。

註釋
①眼兒媚:詞牌名,因張孝祥詞“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後日眉頭”句而得名。
②萍鄉:今江西萍鄉市(詞前原有小序,雲:“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據范成大《驂鸞錄》:“乾道(宋孝宗年號)癸巳(1173)閏正月二十六日,宿萍鄉縣,泊萍實驛。”即指此。
③酣酣:指太陽如醉。豔盛貌。宋之問《寒食題黃梅臨江驛》:“遙思故園陌,桃李正酣酣。”
④紫煙:煙霞映日成紫色。
⑤日腳:穿過雲隙下射的日光。
⑥扶頭:扶頭酒的省稱,指易醉之酒。白居易《早飲湖州酒寄崔使君》:“一榼扶持頭酒,泓澄瀉玉壺”。此處指醉態。
⑦慵:(音yōng),睏倦,懶得動懶。
⑧縠紋:縠(音hú),有皺紋的紗類絲織品:綺羅綾~。見宋祁《玉樓春》注。
⑨溶溶曳曳:春水盪漾的樣子。舒緩貌,弛緩之意也。也有文,把“曳曳(音yè)”寫爲“泄泄(音yì)”。
⑩東風無力:李商隱《無題》詩:“東風無力百花殘。”
⑾皺:原本作“避”。

賞析

  “酣酣日腳紫煙浮,妍暖破輕裘。”“日腳”,雲縫斜射到地面的日光。“紫煙”,映照日光的地表上升騰的水氣。“酣酣”,其色調之深。這一句是寫初春“乍晴”景色,抓住了主要特徵:雲彩、地氣都顯得特別活躍,雲腳低垂,地氣浮騰;日光也顯得強烈了,“日腳”給人奪目的光亮;天氣也暖和了,“酣酣”、“紫”的色調就給人以暖感。“妍暖”,和暖、輕暖。“輕裘”,薄襖。這時的溫度也不是一下子升得很高,並不是帶給人熱的感覺,這種暖意首先是包裹在“輕裘”裏的軀體感覺到了,它一陣陣地傳了過來。這一句是寫感覺。總之,這天氣給人的是暖乎乎的感覺。

  “困人天色,醉人花氣,午夢扶頭。”“天色”即天氣。這天氣叫人感到舒服,因而容易使人陶醉,加上暖乎乎的花香沁人心脾,更使人精神恍惚了。暖香與“冷香”對人的刺激確乎不同。“扶頭”,本是指一種易使人醉的酒,也狀醉態。“午夢扶頭”就是午夢昏昏沉沉的樣子。

  上闋是寫乘輿道中的睏乏,下闋寫“小憩柳塘”。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這片”春慵“緊接”困“字”醉“字來,意脈很細。這裏即景作比。”縠紋“,縐紗的細紋比喻水的波紋。這兩句說:春慵就象春塘中那細小的波紋一樣,叫人感到那麼微妙,只覺得那絲絲的麻麻癢癢、陣陣的軟軟綿綿。這個”愁“字的味道似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下面又進一步進行描寫:”溶溶泄泄(yìyì),東風無力,欲皺還休。“”溶溶泄泄,水緩緩掠動。“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馮延已《謁金門》),墉水皺了;可你認真去看,又“風靜縠紋平”(蘇軾《臨江仙》)了。這裏寫水波就是這種情形。這是比喻春慵的不可捉摸,又似曾可見恍恍惚惚,浮浮沉沉的狀態。這幾句都是用比喻寫春慵,把難以言狀的睏乏形容得如此具體、形象,作者的寫作技巧真令人歎服。同時還要體會,這春水形象的本身又給人以美感。它那麼溫柔熨貼,它那麼充溢、富於生命力,它那麼細膩、明淨,真叫人喜愛。春慵就是它,享受春慵真是人生的快樂。春慵,是一種生理現象,也是一種感覺,雖然在前人詞裏經常出現這字眼,但具體描寫很少,蘇軾(《水龍吟·楊花詞》)借楊花寫了女子的慵態,但沒有這首詞寫得生動、細膩、充盈。此詞用了許多貼切的詞語天氣給人的睏乏感覺,又用了一系列比擬寫感覺中的春慵,使人刻畫如沐其中;感覺到了春天的溫暖,聞到了醉人的花香,感受到了柳塘小憩的恬美。

  沈際飛評道:“字字軟溫,着其氣息即醉。”(《草堂詩餘別集》引)確實不錯。如此寫生理現象,寫感覺,應當說是文學描寫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