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閨思

作者:史達祖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愁與西風應有約,年年同赴清秋。舊遊簾幕記揚州。一燈人著夢,雙燕月當樓。
羅帶鴛鴦塵暗澹,更須整頓風流。天涯萬一見溫柔。瘦應因此瘦,羞亦爲郎羞。

註釋
①澹:“淡”的異體字。
②風流:這裏指風韻。

評解

  這是一首閨中懷人詞。上片寫年年清秋,愁與西風俱來。

  “一燈人著夢,雙燕月當樓”,寫出了閨中人孤獨寂寞的境況。

  下片言“羅帶鴛鴦,塵灰暗淡。”睹物思人,不勝感懷。“瘦應因此瘦,羞亦爲郎羞”,寫盡閨中相思之苦。全詞抒情委婉,工麗別緻。

賞析

  史達祖曾事權奸韓侂胄,掌文書,頗有權勢。後韓敗,史亦貶死(見《浩然齋雅談》)。可見他的人品遠不如姜夔,但他的詞典雅工巧,卻與姜詞相近,汪森雲:“姜夔出,句琢字煉,歸於醇雅,史達祖等羽翼之”(《詞綜》序)。

  這首小令寫閨中人思念遠方的遊子。詞人不僅能設身處地寫出女主人公思人的情境,而且能細膩地描畫出女主人公的思緒,表現了豐富的想象力。

  上闋着重寫女主人公獨宿空房的孤寂心境。開首二句的構思就極爲精巧,詞人把抽象的“愁”情與無形的“西風”都人格化,它們彷彿早有約會似的,每年要到清秋時節前來赴約,相聚在一起,這就巧妙地把女主人公的心情作了十分富有意的表達。“舊遊簾幕記揚州”是對思情的極爲簡練而又非常具體的概括:女主人公當年與她的情人在風月繁華的揚州曾有過一段令人銷魂的經歷,他們曾在一起偎依相遊,曾在簾幃帳幕中卿卿我我。而今“一燈人着夢,雙燕月當樓”——獨自一人在一盞孤燈下夢魂縈繞,夜半醒來只見當空一輪明月照着高樓,清輝中還瞥見屋粱上棲息着一雙相依相伴的乳燕。詞人在這裏以“雙燕”反襯女主人公獨宿空房的孤寂,燕影雙雙更比照出閨中人形單影隻的悽楚。

  下闋寫女主人公思人時的微妙心理活動。“羅帶鴛鴦塵暗澹”,繡着鴛鴦的羅帶已被歲月的風塵消蝕得暗淡無光,它表明女主人公翹盼遊子久久不歸懶於梳妝打扮,鴛鴦帶已棄置久矣,但她又覺得應該整頓精神保持自己儀容的美貌風流。“天涯萬一見溫柔”給這一心理活動作了交代:原來她怕天涯遊子萬一歸來見到自己衣冠不整而失卻了愛戀的柔情密意。最後二句“瘦應因此瘦,羞亦爲郎羞”是女主人公內心聲音的坦誠流露,她遙向遠方的情人傾訴:我形容瘦損是因對你的思念而這般消瘦,人們看到我這樣憔悴而議論我,羞赧我,我甘願爲你而羞!至此一個癡情女子對愛情的忠貞之情已盡現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