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歲·半身屏外

作者:惠洪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半身屏外。睡覺脣紅退。春思亂,芳心碎。空餘簪髻玉,不見流蘇帶。試與問,今人秀整誰宜對。湘浦曾同會。手搴輕羅蓋。疑是夢,今猶在。十分春易盡,一點情難改。多少事,卻隨恨遠連雲海。

註釋
①流蘇帶:古時婦女衣飾佩用之物。
②手搴輕羅蓋:手擎着輕輕的綺羅傘蓋。

鑑賞

  此詞步秦觀《千秋歲·謫虔州日作》原韻,寫婦人閨思。

  上闋寫思婦睡覺的慵懶情態:她上半身探出曲屏之外,脣上的硃紅已經褪色。枕上只見簪發的玉釵,卻不見了系羅衣的、用五色絲線作穗的流蘇帶子。佩飾物的零亂,人物的怠倦將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紛紜春思,破碎芳心形象化了。末句忽作詰問之辭,試問今人之秀整誰可與匹?秀整,風流俊逸貌。晉人溫嶠被認爲風儀秀整,人皆愛悅之(見《晉書·溫嶠傳》);《唐書·汝陽王琎傳》載,王“眉宇秀整,性謹潔善射”,可見此指思婦春心所繫之情人。

  下闋憶及湘水之濱的一次幽會。當時自己正擎着一把輕羅作的小傘,所有細節都歷歷在心,如今孤居獨處,竟懷疑那不過是巫山之夢。春宵苦短,春光易盡,而柔情不改。這裏“十分”對“一點”,突出春之濃,情之專;“易盡”對“難改”,強調歡會之短暫,情愛之綿長。反義詞從兩極合成了“情”的強勁的張力。

  末句宕開,“卻隨恨遠連雲海”,情含無限,尺幅千里,大有“篇終接渾茫”之勢。

  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以忘情絕愛是佛之所訓,惠洪身爲衲子,詞多豔語而批評他。宋吳曾《能改齋漫錄》則稱之爲“浪子和尚”。唯宋許彥周雲:“上人(指惠洪)善作小詞,情思婉約,似秦少游,仲殊、參寥皆不能及。”(《許彥周話》)

  惠洪俗姓彭,少時爲縣小吏,知書,又精醫理,受知於黃庭堅(1045-1105),大觀(1107-1110)中,他才“乞得祠部牒爲僧”,半路出家,或塵心未泯。但當時高僧,亦不拒絕用豔詩說法,如宋孝宗時中竺中仁禪師即引“二八佳人刺繡遲,紫荊花下囀黃鸝。可憐無限傷春意,盡在停針不語時”說禪理。可見當時詩僧對待藝術和宗教生活有着雙重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