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倖·淡妝多態

作者:賀鑄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淡妝多態,更的的、頻回眄睞。便認得琴心先許,與綰合歡雙帶。記畫堂、風月逢迎、輕顰淺笑嬌無奈。向睡鴨爐邊,翔鴛屏裏,羞把香羅偷解。自過了、燒燈後,都不見踏青挑菜。幾回憑雙燕,丁寧深意,往來卻恨重簾礙。約何時再,正春濃酒困,人閒晝永無聊賴。厭厭睡起,猶有花梢日在。

註釋
①滴滴:形容眼波不時注視的樣子。睞:斜望。
②琴心:以琴聲達意。
③綰:盤結。合歡雙帶:與“同心結”同意。
④燒燈:指元宵節。濃酒困,人閒晝永無聊賴。厭厭睡起,猶有花梢日在。

鑑賞

  這是一組“愛情三部曲”。從開頭至“與綰合歡雙帶”爲第一部,定情:寫一見鍾情,“琴心先許”。從“記畫堂”至上片結束爲第二部,幽會:寫兩心相知,互贈信物。詞的下片爲第三部,相思:寫物在人杳,再會無期。

  人們往往將古典詞中所寫的美人香草當作作者寄託深意的象徵物,試圖透過它探尋重大的政治主題。這樣做有一定道理,屈原的《離騷》便是明證。但若將這種研究方法作爲固定的格套,定要苦心孤詣地尋求每一首“美人香草”詞的政治寓意,則近乎膠柱鼓瑟、緣木求魚了。

  吳曾《能改齋漫錄》載:“賀方回眷一姝,別久,姝寄詩云:‘獨倚危欄淚滿襟,小園春色懶追尋。深思縱似丁香結,難展芭蕉一寸心。’賀演其詩爲《石州引》詞。悼亡詩詞,不知即爲此姬作否?”看來,古人並不都古板,吳曾並不以“情事”、“情詞”爲嫌。那麼,讀者對於這首《薄倖》,不妨即以其男女情的本色來鑑賞,亦無傷“大雅”。

  詩無達詁。吳曾的記載給我們提供了合理想象的事實依據。“賀方回眷一姝,別久”,與此詞正合。全詞的情感核心正是一個“眷”字。“姝”者,美女也,詞中所寫的“淡妝多態”、“輕顰淺笑嬌無奈”,正是“這一個”美女的獨特之美──“多態”:“淡妝”是多態的反襯;“輕顰淺笑”是多態之一斑;“嬌無奈”則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多態”。而這種形體之“多態”,不正是她內心多情而又嬌羞的複雜心態的自然流露麼?此詞下片所寫相思之苦,也正由“別久”引發。吳曾所引之“姝寄詩”,情思深婉,形象鮮麗,引喻貼切,又可見這位姑娘文才之美。所以作者眷戀不已。如果是這樣,這首《薄倖》詞當作於二人定情之後、愛人寄詩之前的一段相思時節。

  詞中女主人公形象的特色,除了“多態”、多情之外,尤爲引人注目的突出之處在於主動。這與傳統“佳人”形象有質的區別。試看,她對意中人“的的頻回眄睞”,怎不令人銷魂;她一旦確認知音,便“琴心先許”、“綰合歡雙帶”、“把香羅偷解”,又是何等的果斷、痛快!在這位真情如火的姑娘身上,可以窺見白樸《牆頭馬上》中李千金的身影。“的的”二字,頗值玩味;既表現了作者相思時回憶往事如在目前的真切情景,又生動傳神地託出了女子頻送秋波的明確信息。“的的”二字迭用,雖屬罕見,但用在這裏卻非常明曉暢達,充溢着生活氣息,使讀者眼中幻化出這位勇敢女性的神采。

  這組愛情三部曲的第一部“定情”,純用白描手法,恰與姑孃的“淡妝”相融諧。第二部“幽會”,不宜用白描了,便以景襯情,選用了“畫堂”、“風月”、“睡鴨”、“鴛屏”等典型事物來暗寫。第三部“相思”爲全詞重點,可分爲三個層次:第一層寫初次幽會之後再不見那位姑娘“踏青挑菜”,也就是再沒有見面的機會。第二層寫多次託人傳書遞簡,但阻隔重重,音信難通。第三層寫後會無期,百無聊賴,度日如年。這三層步步遞進,逼出了一個“苦”字。於是在心中暗暗怨恨那位“冤家”的“薄倖”;於是更加珍惜那不可重複的“定情”與“幽會”,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當初的黃金細節:“淡妝多態……”。全詞就是這樣形成了一個“此恨綿綿無絕期”的循環往復的“情結”結構。

  有一位學者曾說:中國古代文學中存在着一個愛情母題:有所愛,但不能得其所愛,而又不能忘其所愛。這首詞也是一個佐證。如果與那些汗牛充棟的才子佳人大團圓的小說戲曲相比,賀鑄這首小詞所反映的古代青年男女愛情生活的真實性和普遍性,無疑具有更高的認識價值和審美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