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棲梧·霜樹重重青嶂小

作者:趙可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霜樹重重青嶂小,高棟飛雲,正在霜林杪。九日黃花才過了,一尊聊慰秋容老。
翠色有無眉淡掃。身在西山,卻愛東山好。流水極天橫晚照,酒闌望斷西河道。

註釋
①“翠色”句:言遠山如翠眉,在若有若無之中。
②西河道:即河西走廊,今甘肅省黃河以西一帶。

鑑賞

  這首詞寫重陽節後,登高飲酒,面對深秋傍晚的景色,排遣思鄉懷人的愁懷。“九日黃花”,指陰曆九月九日重陽節,正是菊花盛開、飲酒賞菊的季節。重陽節歷來有登高的風俗,唐代著名人王維的七絕《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就是因重陽節思念家鄉的親人而作:“獨在異鄉爲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趙可這首詞中說“九日黃花才過了”,重陽節才過,卻又登高飲酒,作者說是“一尊聊慰秋容老”,似乎是爲了撫慰秋光。但從詞的收尾句“酒闌望斷西河道”,卻透露了作者的真實心理,實際上是爲了排遣思鄉懷人的苦悶。作者因重陽節而引起的思鄉懷人之情,似乎還縈繞心頭,只不過不願明白對人道出罷了。

  這首詞的在藝術上最明顯的特點是寫景的技巧。整首詞描繪了一幅廣闊的深秋山水圖,層次井然。上片寫自己的所在的西山,有近景:“高棟飛雲,正在霜林杪”;有中景:“霜樹重重青嶂小”。下片寫由西山望東山,是遠景:“翠色有無眉淡掃,身在西山,卻愛東山好”,並且寫到西山之間的河流:“流水極天橫晚照”。通過多層次的描寫,展現了晚秋山水的全景。而這些景物畫面的轉換和銜接又很巧妙,是一位身在高處的人的觀察所見,使讀者想到好像一架攝影機從高處移動着鏡頭,從西山的全景移到山巔的高棟飛雲,又轉到遠處的東山,山下的流水、道路。“青嶂小”,正是從高處所見;“翠色有無”,則是遙望所及,都是從一箇中心視點出發拍攝的鏡頭。詞中對整個畫面的設色,以素樸的淡色調爲主,從平淡中又透出一種豐富;重重霜樹的黃葉與白霜,遠山似有若無、如蛾眉淡掃一般的淺淺的翠色,流水的青碧和晚照的紅色,相映相襯,顯示出“秋容”雖老,但卻富有特殊的美感。在這種背景之下,詞人抒寫出一種若隱若現的鄉思,使全詞形成了一種高曠中略帶沉鬱的格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