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子·醉來長袖舞雞鳴

作者:元好問 朝代:宋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醉來長袖舞雞鳴,短歌行,壯心驚。西北神州,依舊一新亭。三十六峯長劍在,星鬥氣,鬱崢嶸。
古來豪俠數幽並,鬢星星,竟何成!他日封侯,編簡爲誰青?一掬釣魚壇上淚,風浩浩,雨冥冥。

註釋
①舞雞鳴:祖逖聞雞起舞之故事,爲英雄豪傑報國勵志的典範事蹟。
②短歌行:樂府歌辭,曹操宴會酒酣時所作,表達了他感嘆人生短促,事業無成、希望招賢納士,建立功業的雄心壯骨。
③“西北神州”二句:金朝曾佔有南宋的西北疆域,當時又被元人所佔,詞人與金朝的有志之士就像東晉名士一樣,痛心國喪,欲救國而不能,只得聚會新亭,一灑憂國之淚。
④三十六峯:指河南登封縣嵩山三十六峯,此時元好問正遊此山。
⑤編簡爲誰青:用杜甫《故武衛將軍輓歌》“封侯意疏闊,編簡爲誰青”原句。編簡,即書籍,此指史書。古書刻在竹子上編聯成冊,故名。
⑥釣魚壇:作者自注云“釣壇見《嚴光傳》。古代文人最稱道的釣壇是浙江桐廬富春江嚴光(字子陵)的釣壇。詞人以嚴光自比。

鑑賞

  詞人遊嵩山時,有感於自己用世無望,賦詞抒志,一吐幽懷。

  上片起自即以祖逖聞雞起舞發端。“醉來”二字,意謂,心中極爲沉痛憤懣,醒時尚能自持,醉酒之後,憂國之情,便如脫疆之馬,奔騰而出。時值金廷混亂,國勢日頹,詞人積極用世,已然無望,但醉後卻聞雞起舞,壯懷激烈,表達了他內心深處難以抑制的願望。以狂放之舉,發之於形。詞人有濟世之志,卻報國無門,想起曹操當年賦《短歌行》感嘆人生短暫,希圖建功立業的情懷,不由得也憂從中來,深感時局艱危,自己卻歲月蹉跎。“西北”二句,承上寫包括自己在內的金朝有志之士眼看神州沉陸,除瞭如“新亭對對泣”一般傷心落淚外,別無他計。但“三十六峯”三句,筆鋒一轉,又重新振起,以嵩山三十六峯喻爲三十六柄依天長劍,寶劍精氣上射鬥牛,氣象鬱勃崢嶸,暗指自己雄心不泯,壯志不消,還要像紫氣凌霄的寶劍,一展雄姿,情緒激昂亢奮,豪氣上凌九霄。

  換頭,如果說上片是寫醉中之態,那麼下片則是寫醉時之情。“古來豪俠”三句,詞人是幷州人,自古幽並多豪俠之士,自己悲歌慷慨,壯志凌雲,當爲豪俠之士,但現在年屆中年,鬢髮漸白,國勢日傾,卻不能爲國立功,豈能不爲之嘆息!“他日封侯”二句,表示封侯無望的悲哀,他日封侯,名上史書的人到底是誰呢?詞人情緒轉向低沉,既然自己不能一展宏圖,只好去隱居江上。“一掬”三句,用嚴子陵隱逸垂釣自比,意謂在這江山易代風雨如晦的末世,只有隱逸一條出路,自己將不得已而爲之。

  上片豪氣貫虹,氣勢磅礴;下片感慨遙深,悲歌婉轉,從中可以窺見詞人內心深刻的痛苦和矛盾,以及社會政治給他造成的心靈創傷,讀來迴腸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