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花遊·西湖寒食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寒食節

【原文赏析】
冷空淡碧,帶翳柳輕雲,護花深霧。豔晨易午。正笙簫競渡,綺羅爭路。驟捲風埃,半掩長蛾翠嫵。散紅縷。漸紅溼杏泥,愁燕無語。
乘蓋爭避處。就解佩旗亭,故人相遇。恨春太妒。濺行裙更惜,鳳鉤塵污。酹入梅根,萬點啼痕暗樹。峭寒暮。更蕭蕭、隴頭人去。

註釋
①渡:一本作“沸”,一本作“波”。
②蛾:一本作“娥”。

賞析

  《掃花遊》,詞牌名。雙調,九十四字,上片十一句六仄韻,下片十句七仄韻。此詞詠調名本意,與詞牌名實相符。

  “冷空”三句,寒食清晨出遊西湖所見。言白雲在藍天中飄蕩,陰影不時遮暗了湖邊的柳色。湖中晨霧涌起,像一扇扇護花的屏障。寒食多雨,“清明時節雨紛紛”可證之。所以詞人清晨遊湖,天氣雖無雨狀,卻已暗伏雨意。“豔晨”三句,概繪了當時西湖寒食遊人踏青的盛況。言遊人在春日遇到一個少見的豔陽天,所以在心目中覺得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從清晨轉爲晌午。是時,湖面上遊船如蟻,笙歌陣陣;岸堤上年青女子摩肩接踵,人羣如流,互相爭道而行。詞人對西湖繁華晴日的描述,是作爲伏筆來與下面的雨境狼藉成強烈對比。“驟卷”五句,轉寫雨中情景。突然間狂風驟起,塵埃翻滾,真是“春天孩兒臉”說變就變,所謂“雨來風領路”,這雨前序曲使遊湖女子的秀發散亂,花容失色,紛紛以袖、巾掩面而行。剎時雨點來臨,那些豆大的雨點將許多桃花瓣、杏花瓣一一擊落在地,任人踐踏。這時候,連無知的春燕也停止了呢喃聲,似在爲這場狂風驟雨發愁,默默地在雨中低翔。西湖春天的特徵:桃、杏、燕子等在雨景中的特寫鏡頭,被詞人一一攝入。上片刻畫了西湖寒食的晴雨景觀。

  “乘蓋”三句承上。“乘蓋”,即乘轎。“旗亭”,即市樓,這裏引作酒店。可參見王之渙“旗亭畫壁”故事。“解佩”,用唐賀知章“金龜換酒”典故。此言由於下雨,因此乘橋遊春的人們也紛紛找尋地方避雨。詞人在湖旁的酒店裏與老朋友不期而遇,於是就解下身上的玉佩換酒待友。“恨春”三句,酒中話題也。詞人說:“這場大雨是‘春姑娘’的嫉妒心在作怪,因此下一場大雨不但使遊春女子的羅裙溼透,也使其‘金蓮’(即雙足)沾滿了塵埃,弄得她們狼狽不堪,實在可恨。”“恨春”句與上片“愁燕”句相同,都用擬人手法描摹物態,更顯生動形象。“酹入”兩句,以幻象道之。言眼前的春雨像醇酒般地澆灌在梅樹林中,而綿綿不絕的雨點又如淚簾般地遮暗了那遠處的梅林。西湖邊多梅樹,故有此語。詞人極富想象,所以能將眼前之雨,忽成醇酒,忽化淚珠,顯得變幻莫測,跌宕多姿。“峭寒暮”兩句,言春寒臨暮更甚,寒風中有人用笛子吹着《隴頭曲》漸漸遠去。這也是說遊湖衆人在臨暮時漸漸散去的情景。

  全詞概括出西湖寒食一日遊中的天氣變化及遊人的各種姿態,爲後人提供了古代風俗的一些寫真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