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蕊香·七夕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七夕節

【原文赏析】
懶浴新涼睡早。雪靨酒紅微笑。倚樓起把繡針小。月冷波光夢覺。
怕聞井葉西風到。恨多少。粉河不語墮秋曉。雲雨人間未了。

註釋
⑴秋蕊香:詞牌名。雙調,四十八字,上下片各四句四仄韻。以《清真詞》爲定格。  
⑵微:一本作“侵”。
⑶波光:一本作“秋波”。

鑑賞

  上片夢境也。“懶浴”兩句。此言詞人在“七夕”這天晚上,因爲秋熱,所以在懶洋洋地沐浴之後,趁着涼爽的身子,靜恰恰地臥在園中的眠牀上。朦朧中詞人漸漸地進入到夢境裏。在睡夢中,他彷彿見到牛郎織女相依在天河邊,正在喁喁情話。因爲這是一年一度的相會,所以他們要說的事必定是很多,而且兩個人還在搶着說笑。詞人似乎還見到織女那白皙的臉龐上,已經講得飛起了醉酒般的興奮的紅雲,並且始終顯露出微微的笑容。因爲“相見時難”,所以連天上神仙也在珍惜這一寶貴的時刻。“倚樓”一句,言地上乞巧。詞人在夢中又把他的視線掃到繡樓上那些“乞巧”女子身上。只見她們傍樓倚欄,就着皎潔的月光,細心地想將絲線穿過那小小的繡針孔,並希望一舉成功,求得巧心。“月冷”一句,點明夢境。夜色已深,月光明亮,室外漸漸開始轉涼,詞人一覺從夢中驚醒,才知前事都是身在夢境之中。  

  “怕聞”三句,言自己在這個靜寂的秋夜裏,孤零零的一個人特別怕聽到那風掃落葉的簌簌聲。風掃落葉,既是煞風景,又是人事衰敗的象徵,所以詞人“怕聞井葉西風到”,是因爲由此引起他對孤獨處境的幾多怨與恨。然而詞人仰望空中由米粒似的星星組成的天河,想到此時牛郎織女相見默默,一片深情盡在不言之中。但兩個人雖然情深似海,卻還是改變不了拂曉分手這個殘酷而痛苦的事實。所以詞人感此,又爲天上這對神仙夫婦代打起抱不平,而深感憤恨。“雲雨”一句,承上聯想。言天上的神仙夫婦僅只有一年一度的相聚,那還不如人世間的男歡女愛,恩愛不絕來得現實。下片由“七夕”神話傳說而引伸發揮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