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萸香慢·近重陽

作者:姚雲文 朝代:宋代 标签:重陽節

【原文赏析】

近重陽、偏多風雨,絕憐此日暄明。問秋香濃未,待攜客、出西城。正自羈懷多感,怕荒臺高處,更不勝情。向尊前、又憶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無老兵。
悽情。淺醉還醒。愁不肯、與詩平。記長楸走馬,雕弓{扌笮}柳,前事休評。紫萸一枝傳賜,夢誰到、漢家陵。盡烏紗、便隨風去,要天知道,華髮如此星星。歌罷涕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偏偏是臨近重陽風雨越多,今日如此溫暖明麗特別叫人愛惜。試問秋花的芳香是否濃郁?我欲攜同朋友走出西城遊歷。我正自飄泊羈旅,滿懷着無限愁緒,就怕登上荒臺的高處,更是難以承受悲慼。面對着酒宴,又將濾酒、插花的友人回憶,只是座席上已沒有昔日的舊侶。
我感到悲楚悽清,微酒入腸淺醉又醒。積鬱的愁情,比篇抒寫的更加沉重。記得沿着楸樹茂盛的大道乘馬奔行,手持雕弓,施展百步穿楊的技能,這些往事休再論評。重陽節朝廷傳賜下一枝紫萸,有誰的夢魂曾到故國園陵?任憑着烏紗帽隨風吹去,要讓老天知道,斑白的華髮已如此叢生,我感慨長歌呵涕淚交進。

註釋
①漉酒:濾酒。
②笮(zuó):竹製盛箭器,引申爲射擊。

鑑賞

  “近重陽、偏多風雨,絕憐此日暄明。問秋香濃未?待攜客、出西城。”快到重陽佳節了,風雨偏多。於是我分外珍惜今日的溫暖晴朗。不知秋香濃與不濃?還是待我和朋友出西城去遊覽一番再說吧。首句交待了大致背景,時近重陽,陰雨連綿,難得遇上一個晴朗的好天氣,故與友人結伴出城秋遊。

  “正自羈懷多感,怕荒臺高處,更不勝情。”荒臺:指古徐州附近的戲馬臺,項羽曾在此練兵。南朝時宋武帝劉裕北伐前曾於重陽日在此處大宴官兵。句意即:正滿懷羈旅之愁,不忍登高臨遠,只怕更加傷情。“正自”句隱含了詞人對故國的思念,對南宋不思振作終至亡國的憤慨。怕登高臺,寫出了詞人內心深處國破家亡的傷痛。

  “向尊前、又憶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無老兵。”漉:過濾。據蕭統《陶淵明》傳記載,陶淵明曾取頭上葛巾濾酒。老兵:指謝奕事。據《晉書》載,奕嘗逼桓溫飲酒,溫走避之。奕遂引溫一兵帥共飲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此處應指當初和自己同生共死的戰友。句意是說:面對美酒筵席,不禁追憶起了從前濾酒插花的友人,今天,座上已再無舊朋的身影了。結句無限悽清,從文中的“荒臺”、“老兵”可以想見,詞人曾經參加過抗元戰爭,有過戎馬生涯。“座上已無老兵”,舊友或已亡故沙場或已風燭殘年,已經不能和從前一樣漉酒插花,指點江山了,想起這些,心中無限的感傷。

  “悽清。淺醉還醒。愁不肯、與平。”我感到無限悽清,借酒消愁,醉了還醒。心中的憂愁太深了,儘管一個勁兒地作詩填詞,但也無法抹平這份久久的積怨。

  “記長楸走馬、雕弓繮柳,前事休評。紫萸一枝傳賜,夢誰道、漢家陵。賜,夢誰道、漢家陵。”長楸:古時道邊種楸樹,綿延很長,稱“長楸”,此處化用曹植《名都篇》:“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繮柳:繮,射箭,這裏取百步穿楊之意。紫萸:即茱萸,古時的風俗,重陽節登高要插戴茱萸。意即:記得當初長楸走馬,雕弓在手百步穿楊。而今往事不堪回首,再也無從評說。只記得每當重陽佳節,朝廷便傳賜茱萸的情形。如今,夢魂也難到故國園陵了。詞人回憶當初,感慨萬千,於悽愴之中流露出憤激之情。“紫萸”句暗示故國已亡。

  “盡烏紗、便隨風去,要天知道,華髮如此星星。歌罷涕零。”烏紗:此處用典《舊唐書 輿服志》“烏紗帽者,視朝及見宴賓客之服也。”此處用晉朝孟嘉登高落帽的故事。束片,滿是深沉的哀痛:任秋風吹落烏紗帽,老天也知道,我已經白髮蒼蒼、垂垂老矣,長歌一曲不禁泣涕飄零。

  此詞從重陽入筆,抒發了遺民不忘故國的憶舊情懷,語言平實,又不失跌宕起伏,整首詞從出遊始,於登高處終,章法渾成,意蘊豐厚,讀來悽愴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