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春漲一篙添水面

作者:范成大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春漲一篙添水面。芳草鵝兒,綠滿微風岸。畫舫夷猶灣百轉。橫塘塔近依前遠。
江國多寒農事晚。村北村南,穀雨才耕遍。秀麥連岡桑葉賤。看看嘗面收新繭。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春來,綠水
新漲一篙深
盈盈地漲平了水面。
水邊芳草如茵
鵝兒的腳丫滿跚,
鮮嫩的草色
在微風習習吹拂裏
染綠了河塘堤岸。
畫船輕緩移動
繞着九曲水灣遊轉,
望去,橫塘高塔
在眼前很近
卻又像啓船時一樣遙遠。
江南水鄉
春寒遲遲農事也晚。
村北,村南
穀雨時節開犁破土
將田耕種遍。
春麥已結秀穗
隨風起伏連崗成片,
山岡上桑樹茂盛
桑葉賣家很賤,
轉眼就可以
品嘗新面,收取新繭。

註釋
畫舫:綵船。
夷猶:猶豫遲疑,這裏是指船行遲緩。
橫塘:在蘇州西南,是個大塘。
穀雨:二十四節氣之一,在清明之後。
看看(kan):轉眼之間,即將之意。
江國:水鄉。
寒:指水冷。

賞析

  這首寫蘇州附近田園風光的詞是作者退居江湖期間作的。此詞當是作者退居石湖期間作,寫的是蘇州附近田園風光。

  “春漲一篙添水面。芳草鵝兒,綠滿微風岸。”“一篙”,是指水的深度,溫庭筠《洞戶二十二韻》:“池漲一篙深。”“添水面”,有兩重意思,一是水面上漲二是水滿後面積也大了。“鵝兒”,小鵝,黃中透綠,與嫩草色相似。“綠”,就是“綠柳才黃半未勻”那樣的色調。春水漲滿,一直浸潤到岸邊的芳草;芳草、鵝兒在微風中活潑潑地抖動、遊動,那嫩嫩、和諧的色調,透出了生命的溫馨與活力;微風輕輕地吹,吹綠了河岸,吹綠了河水。……“畫舫夷猶灣百轉,橫塘塔近依前遠。”“畫舫”,綵船。“夷猶”,猶豫遲疑,這裏是指船行遲緩。“橫塘”,在蘇州西南,是個大塘。江南水鄉河渠縱橫,灣道也多。作者乘綵船往橫塘方向游去,河道曲折多灣畫舫緩慢行進。看着前方的塔近了,其實還遠。這就象俗語所說“望山走倒馬”,又象《經。蒹葭》所寫:“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惟其如此,纔有吸引力。那水面上的小鵝,其實,作者並不急於到塔邊,所以對遠近並不在意,此時更使他欣悅的倒是一路好景緻。便很令人疼愛留連。杜甫當年春遊就遇到這樣的小鵝,他是這樣描寫“舟前小鵝兒”:“鵝兒黃似酒,對酒愛新鵝。引頸嗔船逼,無行亂眼多。”(《舟前小鵝兒》)多活潑,多可愛!成大所遇,當亦如此。這兩句寫船行,也帶出了沿途風光,更帶出了自己盎然興趣。全詞歡快氣氛也由此而興。

  詞的下片寫到農事,視野更加開闊了。如此寫,既與上片緊密相聯,又避免了重複。“江國多寒農事晚。村北村南,穀雨才耕遍。”“江國”,水鄉。“寒”指水冷。旱地早已種植或翻耕了,水田要晚些,江南農諺曰:“清明浸種(稻種),穀雨下秧。”所以“耕遍”正是時候。着一“才”字,這不緊不慢的節奏見出農事的輕鬆,農作的井然有序。“村北村南”耕過的水田,一片連着一片,真是“村南村北皆春水”、“綠遍山原白滿川”,一派水鄉風光現於讀者面前,雖然農事緊張或更可說繁重,但農民們各得其樂,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秀麥連岡桑葉賤,看看嘗面收新繭。”“秀麥”,出穗揚花的麥子。“面”當爲炒麪,將已熟未割的麥穗摘取下來,揉下麥粒炒幹研碎,取以嘗新,蘇軾所謂“捋青搗麨少軟飢腸”(《浣溪沙》),現代農村仍有此俗。這兩句是寫高地上景象,雖然水稻剛剛下種,但漫岡遍野的麥子拔穗了,蠶眠,桑葉也便宜了,“雉麥苗秀,蠶眠桑葉稀”(王維《渭川田家》),農桑豐收在望。所以下面寫道:“看看嘗面收新繭”。“看看”,即將之意,透着津津樂道、喜迎豐收的神情。下片寫田園,寫農事,流露出對農家生活的認同感、滿足感。

  這是一首田園詞,描繪出一幅清新、明淨的水鄉春景,散發着濃郁而恬美的農家生活氣息,自始至終有流露出鄉村景色人情淳樸、寧靜、合皆,讀了令人心醉。田園詞在兩宋很少,蘇軾、辛棄疾各寫了幾首,范成大寫了三兩首,這些作品可以說是宋詞裏的珍品,尤可寶貴。范成大是田園詩名家,其《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最有名。他以田園詩筆法來寫田園詞,像此篇一樣,很有特色,只可惜太少了。